shutterstock_165106163.jpg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阿賴耶】──寫在故事之前第二十二回

 

 

  承侍老和尚那一段年少的歲月當中,其實也是我對禪宗處於啟蒙和摸象生澀的時期,雖然我從十幾歲開始,自己就好像很熟悉似地會去找相關佛道方面的書籍閱讀,但是有時還是似懂非懂,心中極為盼望有一座心中的精神堡壘和指引的明師,能成為自己生命中的寶筏,所以只要聽說長輩有法會或高僧大德的開示座談,都會很雀躍地尾隨跟從,只為了能夠一窺生命中很深層的真相。

 

  這段期間讀閱了很多的經書,無論佛教或道教,我記得一開始是從《指月錄》開始閱讀,當時是一位出家和尚送給我的,這老和尚說這部書跟隨他已經很長的歲月,從大陸出家的寺廟一路跟著他到台灣,但因為他看我年少,又對佛教經典求知若渴的企圖心,他很慈悲地贈送了我。初時翻閱的時候也是似懂非懂,但是被那些內容裡面的意境深深吸引住,於是一有機會就再三讀閱。那本書是鵝黃色的線裝書,封皮上的標題一看就知道是早期的鉛字排版烙印上水墨黑白的字體,上面烙印著《水月齋指月錄》,這一位蒐集的編目者也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明朝的大居士,他是當時在官場上極為活耀而又喜好參究佛道的在家修道人,他對父母極為孝順,曾經因為父守喪三年期間,未和妻子同床,妻子居然生有異心,因為這件事情令瞿汝稷對人世間的無常更加重了許多。曾經見過瞿汝稷傳誦下來的一首打油詩,裡面寫道:「要眠時即眠,要起時即起,水洗面皮光,啜茶濕卻嘴,大海紅塵飛,平地波濤起,呵呵呵呵呵,囉哩囉囉哩!」這首詩雖然不是那麼傳統,但是畢竟從中也可以看出當時他在生活中,因為修持而對他所起的影響,從此以後,對於出世之學更加用心,特別喜好歷代禪宗祖師相關的行誼、事蹟、公案和開悟過程,以及所傳世的法語。

 

  他曾經受教萬曆年間當時頗有盛名的管東溟,親近學習。這管東溟也是一位修士,平日都以教化人心為主,在當時都會著書立說,勸導世人:「人生短暫,要多累積陰德」,是明朝末年對於儒家和佛教極具影響性的一位大思想家。瞿汝稷在與這一位恩師相處的時間裡,常常會因為管東溟所說的一首偈語或某某禪師開悟的法語,既高興又苦於無法參透妙境,而經常輾轉反側到東方既白。就在這樣子的環境和時光中,邊參悟禪機,邊蒐集各家禪門祖師的語錄,陸陸續續從過去七佛一直到歷朝累代各禪師,將近七百人,日常行誼和略傳總共編輯長達三十二卷之多。這位明代的瞿居士無論他開悟與否,這一部著作對於後代參禪有志的人來說,的確也有莫大的功德。

 

 

  當時我幾乎每天都會碰觸到這部書,看著前人在上面所做的眉批和註解,漸漸地好像也了解了大半……。

 

(未完待續)

 

 

 

 
【 這系列文章將於每星期不定時  PO 出,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