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tterstock_9522445.jpg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阿賴耶】──寫在故事之前第二十三回

 

 

  那段期間我一路看著《指月錄》,後來也有因緣結識了海會寺的老和尚,但那一位老和尚主要是以念佛為主和修淨土,所以我雖然有時問他裡面語錄的意思,請他開示,但始終未能相應;也曾經問過高雄的煮雲法師,但老法師有高血壓的問題,也不好太過影響到他的健康,以及他正在編輯的著作;後來雖然也有請示過默老,但似乎也語焉未詳。後來親近了老和尚,老和尚給了我兩本書,是大珠慧海禪師所著做的《頓悟入門要論》,另外就是一本《傳心法要》,是黃檗禪師所講,由當時的宰相裴休幫他潤飾所寫。

 

  這裴休也是一位人物,文章又好,地位又崇高,又有機會親近眾多當時開悟的大和尚,我也是因為對他的文章好奇而開始研讀《楞嚴經》,《楞嚴經》素來有「自從一讀楞嚴後,不讀人間糟粕書」,文字之優美,嘆未曾有,前前後後我讀誦了超過百次,才漸漸地去參閱圓瑛所主講的《楞嚴經講義》,還有明朝末年曾鳳儀居士所集而成的《楞嚴經宗通》,這一位居士和當時舉世皆知的袁了凡,彼此是摯交忘年道友,他曾經當過萬曆年間的禮部郎,經常官閒之時喜好遊歷來往於古廟道觀之中。有一次他在參訪寺廟的過程中,碰到了一位禪師,這禪師給了他幾句話以後,他深覺不妥,便和這一位禪師在寺廟中辯論了三天三夜,從此以後思想、行徑大異於前,對於參究更加賣力,並且也受持齋戒。無事便在家中杜門禁語,默默參禪,研究經教,因為日以繼夜地研讀諸多典籍與著作之故,博覽群經和諸長老所示法語,於是用了將近二十年的時光,編輯了《楞嚴經宗通》,內容引用許多開悟祖師之例,引前人所未發者甚多。這一位當時的名士,據說有一次生了一場重病,看盡了所有的醫生都未有起色,於是就跟少林寺借了一個禪房靜養,某一日早晨被突如其來的梵鐘敲擊的聲音激發了悟境,徹見本來,從此以後功夫日新月異,這是我當時少年時候讀《楞嚴經》時的一段回憶。

 

  師父常常會把禪門公案裡面所匯集的一千七百多條的個案,一有空就會對我開示,從達摩東渡來到中國,本以為梁武帝是一個人才,誰知道話不投機半句多,問了梁武帝幾個簡單的問題,梁武帝完全是糞土之牆,根本不是那個料。一路舉說了公案中師父和弟子之間種種的趣事和密意,早時受益不淺。

 

 

  猶記得師父曾經有次對我開示,他老人家說:「就算讓你讀盡三藏十二部經,就算你會鼓動如簧三吋不爛之舌,說得天花亂墜,但是終究難免一死,繼續輪迴在三界之中,求出無門。過去佛陀在世的時候有一位記憶力超強的出家人,名叫善星,這位比丘極度聰明,過目不忘,過耳成誦,但是最後因為知見不清楚,充滿邪見,最後仍然墮入地獄。所以最重要學佛就是要從明白和開發自性為開始,正所謂不識本心,學法無益。」師父經常也用禪宗裡面師父和弟子之間的機鋒,來激發對於公案的理解,例如某位法師問另外一個禪師說:「請問虛空可以講經說法嗎?」這一位被問的法師也不是省油的燈,立即回答說:「虛空本來一直都在講經。什麼是虛空?虛空是不生不滅的無為,這世上只有無為法,才是真正的開示。」師父說:「要了解禪宗的語錄和公案,必須自己也要有自省和開悟的經驗,否則便會像鴨子聽打雷一般。因為禪不是用解的,也不是用猜的,更不是用看的,文字是一種方便,但不是一種依賴,更不是一種假借,參要真參,悟要實悟,看別人的東西沒有任何好處,就好像聽別人聊他家裡的家具、桌椅一樣,你也沒有辦法實際得到利益……。

 

(未完待續)

 

 

 

 
【 這系列文章將於每星期不定時  PO 出,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