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山大師有一段時間也曾經修持過觀音法門,初時也有矛盾不得其門而入的尷尬,後來經過妙峰禪師的點撥,心中的葛藤一除之後,定境大進。這憨山大師與妙峰都是大明一代赫赫有名的開悟禪師,兩人在修持的路途上彼此互勉,傳為佳話。憨山很注重妙峰禪師的實修和定境,而這位妙峰禪師卻極度地欣賞憨山大師的丰采和講經時的智慧,因為憨山大師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極有辯才,而且口條分明,經常風起雲湧地惹來座無虛席的大批跟隨者,聽其演說法要。憨山妙峰的交情,從妙峰禪師雙親往生時,一切的葬禮、法事憨山義無反顧地從旁協助一事便可明瞭。兩個人還有共同做了一件連當時的皇帝——神宗皇帝都極其感動的一件事,憨山大師首先發心要刺血書寫一部《華嚴經》,迴向供養給此世的生養父母,這事情讓妙峰知道,妙峰也尾隨憨山大師之後,書寫了一部《華嚴經》,供養給自己的雙親,後來這事情傳到了當時的神宗皇帝的耳朵,他還特別提供了一些所需,來讚揚他們。


  憨山大師有一段時間,經常被無法進入甚深禪定這事困擾住,於是起了極大的法執,他也用觀音法門修持了一段時間,但始終不得其門而入,這時候妙峰剛好來訪,給了他一席話:「澄印啊!你應該知道吧!我們現在所有外面一切的山河溪水、鳥叫蟲鳴、人馬車聲,這都是幻化的外境啊!你會不會受到影響,就在於能否時時返聞自性而已啊!過去我們的前人不是也有說過嗎?一個修行人如果可以很專注地聽流水的聲音,聽它個三十年,聽到內心無喘,這就也和觀音法門相應了。這是我的看法,你參考看看吧!」


  憨山大師聽了法兄弟這番話之後,大有同感,因為那段時間他就是坐在流水潺潺的一座古木橋上,專注地打坐,但是初期一大段時間總是心不得安歇,現在聽了妙峰的點化,他明白了他應該放下的是什麼,所以一回去橋上繼續打坐的時候,本來依稀會影響到他心續的水流聲,現在由於他掌握到了竅門,那水流聲音卻漸漸地遠離他的耳根,除非他稍微動了微細的念頭,才會再度聽聞到水流聲,否則橋下的溪水就算如同千軍萬馬般地奔騰不已,他也毫無所聞。就這樣他日日夜夜不停歇地打坐,就在有一天,他在定境之中的時候,突然之間覺得外面一切的聲色,在他的心中就像水裡邊的倒影一樣,極度地清晰可見,可是自己的身心反而卻遍尋不著……。這就是和前面一般的文人墨客所不同的境界,一般世俗的眾生根本無法去了知道如何去除分別念,只能在眼睛所對、耳朵所聞、鼻子所嗅等等的根塵相對之中,暫時地停止一切的想法和念頭,這種專注力和修行人如憨山大師在修持耳根圓通時,真正地進入無分別的境界,卻又是截然不同。

 

更多令人意猶未盡的神奇故事請參閱-王薀老師《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以上內容皆節錄自本書。

誠品及各大書店通路都買得到喔 → https://goo.gl/KrgYej

 

感恩留言/分享,歡迎來主頁按讚訂閱📢📢📢
  
尊重版權,圖文請勿重製或修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