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農曆年前我接到了一通電話,是一位老將軍的乾女兒打給我的電話,手機的那頭說:「將軍他從法國巴黎看完他的女兒、女婿才回到台北,有收到我給他的一封茶居開幕的邀請函。他說已經許久沒看到我,極想念,順便他有一幅自己畫的小品想要作為祝賀的禮物。」就這樣我們約好了晚上在我的茶堂裡見面。這位老將軍年紀已近九十,但是身骨還很硬朗,從前是桂系底下極重要的一名將領,退休後閒閒地各處旅遊玩鳥、賞花、作寓公,再加上出自書香門第,因此,筆上工夫也算了得,退休後也時有畫作參展,我是在他七十三歲那年認識的,當年我二十幾歲,是在一次文人的聚會中認識將軍,這一次的聚會是由台灣很著名的雜誌創辦人所辦,坐中都是名重一時的詩人和作家,如已故的周夢蝶和《橘子紅了》的作者琦君……及許多的文藝圈的前輩,當時我算最年輕,所以經常受眷於這些前輩們款曲周至般地呵護,說來也奇怪,將軍從這次聚會後,就經常主動會打電話約我一起餐敘,從他那裡聽聞到了許許多多近代人物趣聞和瑣事也挺有趣。
  

    
  這天夜晚講好了九點鐘在茶堂碰面,將軍如期翩然而至隨從隨行有他的乾女兒和將軍的妹妹,許久未見將軍風骨依舊,只是稍嫌清瘦,這令他原本瘦窄型的臉龐更加地明顯,使得兩邊的顴骨隆起在高挺的鼻樑邊。一番客套寒喧之後,我便帶他們進入我的招待室,我早就準備好從陽明山取下來的泉水和我收藏近二十多年的紅印茶餅〈當年我買紅印茶餅的時候,一餅是用五千元台幣購得,曾幾何時,據說現在一餅已被炒做到台幣兩百萬左右,當年在香港我從友人處也購得了數餅宋聘老茶,現在也被喊價到近兩百萬人民幣,真的是不可思議。不過當年我喝宋聘茶的時候,並沒有太好的印象,因為它的口感有種樟木和吞服中藥味的苦澀感,一般人應該不會喜歡,所我也一直把它高拱在收藏櫃上,沒想到這兩種老茶現在身價都這麼高。〉在一陣攀談敘舊之後,將軍叫他的乾女兒從袋子中取出一件已經裱好框的畫作給我,這味道有點像王藍的水墨,簡單的幾顆橘子和圓潤的梨子,我想將軍的意思是希望取諧音大吉大利的意思,隨後他又從帶來的木匣畫盒中取出了一幅卷軸是傅抱石的真跡,將軍說這是從朋友處蒐購,這朋友和傅抱石的太太羅時慧極熟,這幅畫是從南京一位朋友處購得〈現在傅抱石的畫曾經以一幅《湘夫人》創下了當代最高的賣價,據說超過一千萬港幣〉,那天晚上將軍一面現寶一面對我說著畫中的意境和故事,一邊很開心地說到他的作品從八零年代開始,就一直水漲船高的不見下滑,他說沒想到他當年的無心插柳只是想幫一個老友,現在居然押對了寶,那晚我們從九點鐘就這樣天南地北聊到了凌晨一點半,他的乾女兒提醒了數次,已經超過他平常睡覺的時間,但是他還是談興未艾,從他年輕時的軍旅生活,還有在上海一度還曾拜在杜月笙門下,和青幫人士的往從,一直到軍旅生涯中的點點滴滴,根據我個人的經驗,如果年紀古稀的老人對著摯友不斷地數說從前,似乎他在人世間的時日也接近了尾巴……。
  

  就在茶堂啟用後的第三年,將軍離開了人世間,享年近九十四,也算高齡,但最後的肺腺癌也折磨了他一段時間。有時想想人可以做到慎終如始並不容易,將軍老友他的晚年可以說是享受著錦繡珠玉,流連於宮室美景之中,行遊十方,享樂不盡,但是不知道他在這個人世間真正帶走的是些什麼?



作者:王薀老師(臉書專頁instagram影片實際教學
參研中外哲學、心理學及各宗各派理論學說,並涉獵東西洋各式繪畫技巧、音樂、占卜、氣功、瑜珈、健身等。曾受聘為諸多企業之管理顧問。心理勵志類暨宗教類暢銷書作家,著有《發現生命的曙光》、《重生:生命中都必須有一次》、《力量,重生之後》《靜坐:這一檔子事》和《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等三十本餘書,以深入淺出的文字鼓舞現代人心,是一位融合東方文化傳統精髓,及現代西方世界觀的心靈導師。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