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版1.png

   

 二月的時候,上海的老友來訪,老是我在十多年前前往上海的時候,由台商學生介紹。這幾位台商過去在台北的時候,都跟我學習過形意、太極和八卦,他們到了內地之後還是繼續在打拳,因為這樣子的因緣而認識了這位老師。這人初次乍見就是一副練家子的模樣,握手時那股勁道以及手感上的老繭累累,和他外型上的文人氣息有點搭不起來,但可以理解他是忠於拳術的,而且應該一路上都未消停過。在我停留上海的幾天當中,有一天老作東,邀請我至愚園路的湖心亭茶藝館飲茶。這座茶館已經有兩百多年的歷史,館內的陳設很鮮明地清代建築特色,跳脫在眼前,猶如置身在國畫中的水榭樓台,茶館內的雕欄玉砌及周邊朱紅色的推窗,清代保留下來的窗花,那種感覺除了氣派之外,就是有種貴族的氣息在這裡面。那次所坐的位置是緊鄰著明淨的窗戶,由右手邊往下挑看,湖面上的水波粼粼,花紅柳綠的景象令人心曠神怡,心境隨之安然。茶館外的九曲橋也是匠心獨運,在每一塊石板上都有雕刻著不同屬性的花……。其實我甫一坐定,便對身旁的上海藝院的一位舊識說道:「我來到這裡,立馬就聯想到那首王昌齡的『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這和旁邊池塘上盛開的荷花幾乎可以互相輝映,只不過少了摘採蓮花,荳蔻年華般的少女,挺有意思的!」他在一旁含頜微笑,點頭表示心有同感。

 

 老也頗為健談,向我憶述了他從小醉心於拳經、拳術的過程,他年紀比我大上二十來歲,花白的頭髮,歲月刻畫的痕跡,在他斯文的臉龐上明顯可見。但是或許是自小打拳的緣故,笑聲極為爽朗有感染力,相談甚為歡愉。「我現在年紀大啦!比較沒有年輕時那股勁兒,但是每天早晚還是會練練十二形,雖然這套拳術很簡單,但是對於老人來說,無論是在精氣神上,或者是四肢的靈活度上,都極為有用。」他繼續說道:「當年李存義師爺就是如此交代我老師的,現在我過了六十歲以後,才體會到其中的妙用。前些日子我從居所樓梯趕忙要去拿郵件,單腳一踩空,原想這下完了,但本能上的練拳機能,說時遲那時快,單手就架住扶牆,另一手支撐著地,竟然也毫髮未損,度過了一劫,要不這把老骨頭可能就廢了。」我們幾個在一旁都暗自幫老捏了一把冷汗,順便也誇了一下老功夫了得,眼明手快……,這已經是十多年前見面時的景象,有時想來心理也有一股暖流跑過。

 

 這一次老和幾位大陸友人來台旅遊,順道說要來茶館探望我,接到電話的時候,他的模樣和當年見面時他那股熱情和意氣風發的樣子,立刻就一景一景地浮現出來,很渴望立即和這位老友見面。雖然這幾年當中也時有電話往來,但這次的見面還是闊別了這麼多年之後的第一次。

 

 我有個習慣,每當有好朋友來到茶館的時候,我都會把我最鍾情和適合我們友誼的茶具和茶葉先備妥,準備好友的駕臨。我知道老喜歡喝台灣的東方美人茶,說是他台灣的親戚上回去大陸的時候送給他一斤,他到現在還是被它特殊的一股茶香味所吸引住,所以我便準備了新竹地區特產的膨風茶(東方美人茶),這個茶是台灣十大名茶之一,它的特質是從茶葉本身的外表,一眼就可以看到有三種顏色混雜其中,它的品質好壞一般都是從色彩的明亮度和茶湯的顏色來判斷,一般我都會再用滴管吸上一滴、兩滴的白蘭地,混雜在公道杯上,會有股濃烈的茶香味跟蜜汁味,沁然入鼻,再用聞香杯品嘗它的香氣。這整個流程讓我想起了唐朝皮日休所寫的那首「香泉一合乳,煎作連珠沸。時看蟹目濺,乍見魚鱗起。聲疑松帶雨,餑恐生煙翠。尚把瀝中山,必無千日醉」,只是古人不懂得用西洋的白蘭地混入其中,更加添了口感和香氣獨特的味道。很多人喝了我這獨特的泡法之後,每次來時都不忘再點,如果再加上茶館內的心太軟和陳皮梅佐味,那就更令人心蕩神馳。

 

當晚老一看到我在茶桌上所擺上的陣仗,早就眉開眼笑,他說他在家裡面泡過幾趟東方美人,可就是泡不出這種半透明極美的琥珀色,以及縷縷白煙升鼻的香氣。我同他說:「泡東方美人茶最好是用宜興的朱泥壺,水溫不要超過八十度,否則味道會變質,所以掌握水溫是個關鍵。」老喝了一口茶,點點頭,那表示他很滿意這個口感和喉韻,回應了我一句:「喔!原來這裡面還有門道。」他和他的陪同總共四個人,裡面還有他的愛人,上趟在上海並沒有看過他的愛人,據說是他前妻往生後再娶,年齡明顯差距頗大,但看的到他對老的溫順和照拂是真誠的,我心中也默默祝福這位老友。當我心裡這樣想的時候,阿梅(龔老的夫人)開口了:「老師,前幾年患了肺腺癌,把他給折騰了一段時日……。」老在一旁使眼色,笑笑地對她說:「妳又多嘴了!我自己來同老師敘述比較清楚。」老就接著話過來說:「我覺得人是吃五穀雜糧,如果一旦五大不調,任何人都會生病,但最重要的是心境一定要保持愉悅的心,不要和病計較,照料好自己,開心地度過每一天,不要管指數和病情的發展,我深深地感動我堅持了我一生所醉心的拳法,在這一趟艱難的歲月裡,我能痊癒,純粹是得自於混元樁和形意拳的起勢九歌訣。老弟啊!可能連我老婆也不明白,為什麼當初連我的主治醫師都偷偷地問過我老婆,我是不是有偷偷地吃中藥?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病會好,純粹就在於我的堅持,我幾十年來除了臥病爬不起來外,我幾乎天天都沒有忘記站樁和打拳,前段時間即便生病不能四肢靈活地運氣,也還是每天早中晚各一個鐘頭站樁,從原來的四肢無力、乾咳、後背到前胸的疼痛,到最後渾身鬆透,可以漸漸地多吃些東西,也不咳了!睡覺也安穩了,你說這神奇不神奇?過去一些學意拳的朋友老是對我說站樁多厲害多厲害,醫好了多少的疑難雜症,甚至於都有凌空之境,他們說王薌齋一站樁的時候,幾公尺內的人是無法近身的,這種站樁所得的神乎其技和效果我絕對相信,這次自己生病的親身體驗,讓我更肯定人生的意義便在於堅持,還有無論你遭遇到任何的嚴重疾病,絕對要和它共生、共存,不要懷有敵意,甚至於要更愛惜它,最後它一定會被你感動。」我們幾個人很專精地聽老在講述他生病的整個歷程,「哎呀!真不好意思!老朋友了,我都不知道你生了這麼一場嚴重的病,你也真不夠意思,也不照會一聲。」「這也不是什麼好事情,也不想大家掛心,再說我也是拿自己的生命做搏鬥,當時只有一個心念,一定要好!一定要過關!」

 

 這次和大陸的老朋友在茶館中帶有寒意的月夜裡,透過東方美人在白色的冰裂磁杯中,所透顯出來琥珀溫潤的色澤,送入喉後如幽蘭送暖般,暖化了老友和自己久別的故情,這讓我體會到人家所說的「白頭如新,傾蓋如故」,這句話用在我和老這群朋友身上,應該是最貼切的!雖然沒有辦法經常碰面,但是一碰面之後的那種比肩相親的感覺,臨別的時候,我看到幾位老朋友的眼睛都略帶潮溼,一一地和他們相擁話別,同時我早就準備了幾斤上等的膨風茶,給這幾位老朋友帶回大陸飲用,在茶館門口送他們離去的時候,看著老老態的身軀,不斷地揮手,最後消失在深夜的巷弄裡。



 


作者:王薀老師(臉書專頁instagram影片實際教學
參研中外哲學、心理學及各宗各派理論學說,並涉獵東西洋各式繪畫技巧、音樂、占卜、氣功、瑜珈、健身等。曾受聘為諸多企業之管理顧問。心理勵志類暨宗教類暢銷書作家,著有《發現生命的曙光》、《重生:生命中都必須有一次》、《力量,重生之後》《靜坐:這一檔子事》和《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等三十本餘書,以深入淺出的文字鼓舞現代人心,是一位融合東方文化傳統精髓,及現代西方世界觀的心靈導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