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創立茶堂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希望能夠在這個大安區寸土寸金近八十坪的場地上,也能夠和一些生活遭遇到困惑的朋友們,邊烹煮茶湯,邊笑話人生。雖不敢效法古代茶道達人那般升爐煮雪,仙氣似鶴的浪漫飄逸,但有時用採買回來的龍眼木炭在鐵壺上看著火紅的火光,在深夜裡伴隨著一陣一陣的白煙氤氳飄迴,那股人間靈氣也著實令人極難漠視這神來之筆般的茶韻,難怪詩人們可以在春風拂吻中,藉由品茗詠詩,也可以在夕陽餘暉的庭園裡對茶當歌,有時掌燈團坐,各鬥新茶。我其實從三十年前,就極想效法古人對於茶那般的癡情。
 

  茶堂從開始營運之後舊雨新知,和同道、同好間的河魚天雁、蝶使蜂媒,那段時間經常是門庭若市,燈火通明到三更,這中間發生了很多很多的故事……。
 

  一個下著毛毛雨的夜晚,大約在六點半左右走進茶堂,我其實特別喜歡在黃昏的初夜,茶堂門口那盞百年的迎客燈,昏黃的燈光照映在兩片超過兩百年的清代朱紅雕花門上,那股感覺經常讓我時空錯亂地以為回到了從前。嘎吱一聲,推開門跨檻而入,左手邊有張清朝巡府衙門的辦公桌,黑漆色的桌身,豬肝紅稍嫌剝落時空遺留下來的痕跡,更顯得這張桌子的來歷不凡。右手邊一整排約莫三百公分長的清末藥櫃,整理之後鑲上透明玻璃,不定期換檔擺上各式各代的頂級杯具、茶盞,搭配頭頂上的那盞荷蘭皇家黃的宮燈,讓人一進門就有股耳目一新,又如同跌入時空錯置的交橫綢繆之間。茶堂分為兩層樓,大約可以容納七八十人,經常有人預約訂位、訂包廂和辦活動,在大安區這塊土地也算是極大的空間。這裡絡繹不絕的人群中,真可說是各色人等,形形色色,從達官顯赫到市井走族都有,不同國家的部長、高級官員,銀行界的經營者、金融界的掌把手、演藝圈、法官、醫生……,甚至於不好意思透露身分的八大行業,也都曾經在此流溺忘返過。當時在每周的一兩個夜晚,我都會留給自己學生做為開會,和對一些需要給予建議的朋友們抵掌促膝談心之所。這一晚,我雖然來的較早,但樓上早已七八成滿,在仕女區坐著七八個人,這一區所提供的座位都是民初的古家具,頗有上海風,牆壁上懸掛著民初的名媛蔣碧薇、吳稚暉、齊白石、羅家倫……等,黑白大禎的照片放置在那一區倒是挺貼切的,這些作品都是當代攝影大師郎靜山的原稿。
 

  原來他們下午就來此等候,因為並沒有和我約好時段,是由一位早期的學生泡茶招呼著他們,他們正在吃著茶堂裡面特有的猴頭菇麵線,加麻油,全素,還挺有一番風味的。他們看到我走進,禮貌地起身和我打招呼,「老師,某某女士特地從新加坡來看您,她有些家庭的問題想要私底下請問您,不知道老師方便嗎?」
 

  學生領著這位新加坡客人先到我的招待室等候,我交代值班的學員先幫我準備好手工製作的綠豆糕和南瓜酥餅,隨後送到我的茶桌上。新加坡人因為地域性的關係,他們比較少有機會和閒情逸致品茶,我當晚是準備了台灣本土的紅茶,這種茶是幾十年前日本人從印度引進的大葉茶,這種茶葉不需要在很高的海拔山區,在幾百公尺左右的茶園就可以生長得很好。有時候用這種茶混著煉乳沖泡,口感也很特別,可以在飯後用來給客人解膩,有它的功效。新加坡過去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一般中產階級以上也都有喝下午茶的習慣,現代的新加坡人已經習慣喝混茶和花茶,大多數人也都喝傳統的伯爵茶,所以當晚我就招待了他們喝台灣比較少有的紅茶,他們喝起來臉上都流露著滿足幸福的笑意。
 

  原來這位年紀看起來將近六十歲的婦人,姓翁,是從福建過去新加坡的第二代,先生早年經商,家抵還算殷實,他的問題是先生到了中國大陸經商,也包了二奶,二奶是比較強勢的年輕新一代女性,把先生在大陸的公司弄得一蹋糊塗,而且另外又貼了一個比較年輕的男子,後來先生發現內情以後大受打擊,天天借酒澆愁,完全不顧公司,現在在深圳的三家公司全部都是由那位小三掌控。這位婦人講到這些家務事的時候,看得出來已經沒有心思注意在茶點和茶水上,臉上急速地變成凝重,邊講眼眶泛紅就不斷地流下眼淚,陪她進來的妹妹也不斷地安慰她。翁姓婦人說:「我從年輕就陪著他吃苦,到處拜訪客戶,從零到在這個產業前幾名,我從來沒有一天是放鬆的狀態,幫他生了兩個小孩也都培養到很高的學歷,沒想到我一向信任的他竟然會背叛我!我百般地向他哭求,他現在都不接我的電話,也很少會到新加坡。透過兒子跟他溝通,最後兒子也被他收買,我兩次吃安眠藥都被娘家的人發現,送醫後存活下來……。」這是典型的現代人中年致富後包養二奶標準的樣板,我幾乎常常聽到,也太多人尋求解決之道。我聽了這位太太的內容之後,我同他說:「妳現在要做的最明智的方法,不是哭或鬧,甚至於最不應該做的便是自我了斷,男人會在外面另築新巢,最主要的原因是缺乏自信,同時也要證明自己還有魅力,所以只要年輕的小女生對他們嗲聲嗲氣,耍上一些手段,沒有幾個男人可以抵擋得住的。妳想想溫柔鄉和每天要對著你梨花帶淚、滿目愁容、不修整治的臉龐,還有像倒帶一樣幾十年同卷的對話內容,妳覺得哪一邊對他比較有誘惑力?」我講完這些話之後,看了她一眼,她似乎被我講這段話的內容提醒到了什麼事,「那老師您覺得我現在怎麼做比較好?」「妳什麼都不用做,完全採取自由隨緣的方式,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千萬不要一下子要娘家的人打電話給他,一下子又要妳的小叔打電話去說服他,更不要擺軟或尋求同情,這種事情剛發生的時候別人會支持妳,會陪伴妳,妳看看現在過了一段時間了,是不是所有人跟妳講的話都是一樣的內容?」翁女士聽我講了的這些話之後,邊聽邊點頭,情緒也漸漸穩定下來,「我跟妳講,無論是誰遭遇到外遇,其實都要各負一些責任,妳現在要做的功課就是徹底地反其道而行,改變自己,學習新的東西,結交新的朋友,從髮型到衣服全部都改變過,要知道裡用妳的外在環境,改變妳的內心世界,這是調整能量最快的方法!充實自己的內在心靈,多看些軟性但是有智慧的文章,多接觸一些達觀、正向幽默風趣的新朋友或師長,他們一定會提供妳完全不同的領域和見識,一切靜觀其變,妳慢慢就會發覺妳的思想、看法都在改變中,甚至於妳會把這件事情變得冷調處理,可是重點是妳一定要確實地做好妳現在的新功課,不要把注意力放在那邊。與其讓妳的先生看不起,不如妳從心徹底地改變自己,將來他看到的是完全嶄新的妳,那時候誰勝?勝負?自見分曉。」就這樣,我跟這位翁姓婦人談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看她情緒也穩定了,也同意自己改變不同的人生觀點,漸漸地就和他們一起進來的三個人稍事小聊之後,便結束了這次的談話。
 

  走出了招待室之後,時間也有點晚,我走到了仕女區和一起來訪的學生,就隨意地話話家常,我看到翁姓女士也好像若無其事地融入在和他人的話題裡面,回答他人對新加坡的風土習俗,從他談笑風生的神情上,我懇切地祝福她,希望她在未來的婚姻生活上,能夠有一番新的風貌。
 

  我看曾經看過令我動容和感動的丹頂鶴求偶的過程,一邊舞動著翅膀和愉悅的響亮叫聲,直到雙方達成共識,而且彼此完事之後還會很優雅地互相鞠躬哈腰的動作,真是有風度極了。男女雙方其實也都是要如此,人和人之間莫不都是因為過去的因緣合和,才會共結連理,善緣本應善了,過去的惡緣也應該要在優雅的成熟理性之下變成善緣,兩人相處本來就不是一件易事,很多事情需要靠大而化之給冷處理,再完美的婚姻數十年間也會動過無數次想要離異的想法,但最後是要靠包容和寬恕淡漠掉。四隻眼睛沒有辦法互相凝視一輩子,轉一個念頭變成調整方向往前看,也許會有不同的景觀。兩人相處時最好戴上老花眼,什麼都朦朦朧朧的最美,如果你是用放大鏡看,神女也會變妖女。勸天下有情人儘量用同理心多替雙方留點空間,多點想法,如此漫長的歲月中才會是好山、好水、好時光。



 


作者:王薀老師(臉書專頁 Line@ 加好友 instagram影片實際教學
參研中外哲學、心理學及各宗各派理論學說,並涉獵東西洋各式繪畫技巧、音樂、占卜、氣功、瑜珈、健身等。曾受聘為諸多企業之管理顧問。心理勵志類暨宗教類暢銷書作家,著有《發現生命的曙光》、《重生:生命中都必須有一次》、《力量,重生之後》《靜坐:這一檔子事》和《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等三十本餘書,以深入淺出的文字鼓舞現代人心,是一位融合東方文化傳統精髓,及現代西方世界觀的心靈導師。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