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是三月八號凌晨的四點多,我接到了慧珠從法國的彼端打的電話給我:「老師,我已經訂了機票必須儘快回到台灣,因為家中有緊急的事情要處理,請求能不能見您一面?去年我出國時去看您,您卜了一卦,曾經提醒過我要注意家中的晚輩會有不測之事,現在事情真的都發生了,我很難過很徬徨,也沒有人可以商量,希望和您約個時間,給我一個方向。」我一向都是晚睡習慣,那一天也不知怎麼為了要補幾幅油畫上面的留白,所以磨磨蹭蹭地搞到了比較晚,我喜歡獨處又寧靜的夜晚,從居住的頂樓抬頭仰望,皎潔瑰藍色的星空,孤獨的月輪灑落在我的書桌上面,這個情景經常使我覺得安定、熟悉,無數個日子它伴隨我心靈和智慧的成長,有時在深秋夜空的霜氣凝聚下,書桌前的落地窗變成霧濛濛的白色世界,有時亦有所發,便用手指把玻璃當作畫布,在上面胡畫一通,隨著魚肚般的東方泛白,水蒸氣把整個畫面扭曲模糊,提醒我新的一天到來,有時也會想起張若虛詩中裡面某幾句應景的詞,「鴻雁長飛光不度,魚龍潛躍水成文。昨夜閑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

 

  雖然品賞不到陳後主在南朝所留下的遺韻,但是後來看到了張若虛的詩,被他整齊細膩把情景和理性,很合理地構製出一幅氣勢磅礡但卻又柔情似水的詩,我深深地被他吸引。那一晚皎潔的月色正好也灑落在落地窗前面的大樹上,晨曦還未吐露它的朝氣的時候,一顆顆晶瑩似豆的露珠,就在我的眼前緩緩地滴落在那觀音石所砌造的池塘上,我正在沉思慧珠那通急促卻又語焉不詳的內容,我想也許她情緒不平穩的狀態下打給我的吧!另外心中也期盼著之前所卜的那個不祥之卦,不要一語成讖。
  

  那一天是星期五,我和慧珠約好了在茶館碰面,她是一個標準婚姻不美滿的單親家庭,環境把她訓練成獨立、堅強,和前夫分手後,協議小孩跟她。離婚後的她就用她年輕時所學美容美髮,訓練了一批又一批的學生,自己也開了工作室,似乎經濟上對她而言沒有任何吃緊的問題,但是我曾經暗示過她:「妳只有一個小孩,而且在他幼小時,妳和妳前夫的風風雨雨,他內心裡面其實是有受到干擾的,要多關心他,多了解他的內心世界,要不然以他的命格,未來人格模式上將會有很大的問題,妳一定要注意。」她也許當時沒有意識到會有這麼嚴重,再加 上闖蕩事業,還要不斷地進修,她常常前往法國兼修服裝設計的課程,平常小孩從小學開始就交由她妹妹託管,她妹妹生性比較怯懦、憂鬱,也許無形中也感染,並且加深了她兒子的負面思想。
  
  慧珠曾經跟我提過,兒子稍大讀國中的時候,由於有性向上面的問題,常常被霸凌,但每次碰到她也不敢告訴她,是她的妹妹曾經私底下告訴過慧珠,有一次是慧珠跑來哭訴著告訴我:「老師,請您告訴我,我怎麼幫我的小孩?昨天學校老師通知我,兒子用美工刀割自己的手腕,在學校廁所被同學發現,然後被送往保健室,我很難過,也不知道怎麼跟他溝通……。」這些都是慧珠這趟還沒有和我見面以前,我僅能回憶的片段。
  

  這晚本來慧珠和我約好八點鐘來茶館,我想她應該是有事耽擱,到了八點一刻她還沒到,這不像是她的個性,我就在我的茶室裡取出了前兩天正在整理把玩的惠孟臣朱泥六人壺,一邊沖泡養壺,順便等著她的到來。提起惠孟臣,幾乎所有蒐藏古壺的人都很清楚他的來歷,在有清一代,他所製的壺是所有的壺藝家仿效的標竿,行制和其他工藝師不太一樣,我現在正在玩賞的這把朱泥壺胚胎極薄,是屬於滾圓形的造型,放置在明代青花龍紋茶船大碗中,更顯得出這把壺的委婉和出塵。我從錫罐裡面取出了適量鐵觀音,這鐵觀音是一位學生所親自製作送給我的,他已經是木柵第二代的茶農,他跟我說這是他特別用手工無數次烘培、揉捻,用適合的溫度焙火,轉化後會有股不一樣的口感,我每個星期都會喝上它一兩回。的確,製茶師的經驗所製作出來的功夫茶自然有它的條理,每回我泡給客人飲用,他們都陶醉在含英咀精之後舌根含煙般的妙境中,無法自已,一再地請求再加一泡。正在沖泡的過程中,值班人員把慧珠帶到了我的招待室,我請她坐下來,「老師對不起,我剛剛在處理家裡的一些事情,所以晚到了一些時間,真不好意思!」「用過餐了嗎?沒事,妳坐吧!」從她散亂的髮絲和血絲充滿了雙眼,看得出來這段時間的折騰,應該是身心交瘁吧!「妳還好吧?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我話說到這裡還沒一半,那邊已經開始按奈不住情緒,嚎啕大哭起來,一旁值班的學生遞給了她面紙盒,一面輕拍她的背部安撫她。「沒關係!讓她哭吧!」一小段時間之後,我看她情緒稍稍穩定,我就告訴她:「任何事情的後果都是有前因的,妳這幾天思緒應該很混亂,而且會不斷地譴責自己,也會問自己哪裡錯了?也會想辦法取得心理的平衡,可是這些都是多餘的,也沒有太大的益處。
  
  我曾經告訴過妳,做任何事情如果要臨渴掘井,不如先未雨綢繆,無論是私事、公事,乃至於創業,都要考慮到常備不懈、安不忘危和防範未然。幾年前我提醒過妳,兒子哪一年會有事,妳就應該提早多做預防跟關心,我雖然還沒有聽妳講出了什麼事,但是我覺得事出必有因。」「老師,這一年多我因為開分店,分身乏術,所以比較沒有去關心小孩的情緒,現在他在加護病房,他因為和他的朋友吵架,一時過不了,就開車去撞牆壁,整個車子凹陷到駕駛座,玻璃全碎,他當場失去知覺,後來有人報警,送醫搶救,左邊肋骨斷了七根,脾腎嚴重受傷,後來腹腔也出血……,一度危急。」「我妹妹打電話給我的時候,也不敢跟我講太多,只是要我趕緊回來一趟。
  
  我當時整個心臟差點從嘴巴吐出來,整個天旋地轉,就趕緊訂最快的飛機返回台北。這幾天我一直在想,我和兒子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他又後來為什麼會對女生沒有興趣?他的情緒為什麼和小的時候差異那麼大……?我愈想愈疑惑。」我等她把大概的情況講完之後,其實和我心中所想的相去不遠,我覺得眼前最重要的是要安撫也要導正慧珠,「撇開性向,我們不要去太在意他,這有分兩類,一種是先天,一種是後天所致。先天的是因為腦部下視丘的神經核大小出了問題,這也不能怪他為何會喜歡同性,這不是他能選擇的;但是後天性向上出了變化,父母的責任也滿大的,這個妳就要去思索怎麼去加強,即便現在有一些晚了,但最起碼妳也要付出妳所該付出的關愛,這個我們可以再研究。
  
  根據他的狀態,我認為心靈的療癒更勝於肉體的修復,目前他生命的危機應該講已經度過,我有幫他再次卜卦,雖然卦象不是很好,但不會有生命的危險,妳不用擔心!現在要擔心的是他蟄藏在內心已久的真實世界,妳可否進得去?」慧珠無意地拿起了茶桌上的一杯茶啜飲著:「這幾年我們都是靠簡訊溝通,可是漸漸地我發現不回的機會愈來愈多,有時想要打電話和他聊聊他也都不接,找他一起吃飯他也都不回應。」「像這種狀態就是表示他的心中對妳已經有很深的誤解了,親子之間如果出現這種現象是頗棘手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恐怕妳這段時間要很有耐心地去關注他,無論他有任何的反應,妳都要全盤接受,特別是現在他的健康狀態不好,這是妳母子兩修復關係很好的一個時刻,我建議妳暫時把七分的力量放在維繫和重整上,用三分的力氣去經營妳的團隊,妳不妨用這個方式試試看吧!如果有任何的問題,妳隨時可以過來找我聊聊。」
  

  這天的夜裡臨睡前,我在想著和慧珠的對話和她的問題,現代社會出現了太多因為單親、親子關係和情感生活出現問題時,對人所造成的影響。我認為個人的心緒當他無限膨脹的時候,也會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在這樣子的環境中生存,如何改善自己生活的品質,特別是在心靈上面的環保,應該如何做到,我認為「寬恕」的學習是最重要的,天底間唯獨只有寬恕它不受任何時空的限制,在每個人類的心靈上本來就保有著,但它被我們日常的情緒、憤怒、貪婪和瞋恨所壟罩住,當你心靈的世界已經到達了沒有任何窗口讓你透氣的時候,也許可以嘗試著選擇寬恕試試看,宇宙間要克服恐懼、孤寂,唯一的方案似乎寬恕是最好的出路。當某人讓你的生活陷入泥沼的時候,如果你選擇寬恕,你會看到它有一種超越一切宗派很高雅的姿態,它會幫你治療現在和過去所累積的一切苦痛。不原諒他人和不被原諒,這都是世界上最殘酷的一件事,人類生活在這複雜的空間已經很辛苦,思考看看有必要還要再讓你的生命中加上一些仇恨和憤怒的元素在其中嗎?
 


作者:王薀老師(臉書專頁Line@ 加好友instagram影片實際教學
參研中外哲學、心理學及各宗各派理論學說,並涉獵東西洋各式繪畫技巧、音樂、占卜、氣功、瑜珈、健身等。曾受聘為諸多企業之管理顧問。心理勵志類暨宗教類暢銷書作家,著有《發現生命的曙光》、《重生:生命中都必須有一次》、《力量,重生之後》《靜坐:這一檔子事》和《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等三十本餘書,以深入淺出的文字鼓舞現代人心,是一位融合東方文化傳統精髓,及現代西方世界觀的心靈導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