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618-1.JPG


  早期憑著自己對茶葉的一股狂熱,跑遍了台灣中南部,只要是有產茶的茶區,我都會去深入了解和拜訪茶農,也因此對台灣茶有一種濃烈的鄉土情感存在,從鹿谷的鳳凰茶區、阿里山茶區、坪林的包種茶產地以及海拔算極高的梨山茶區,花蓮的舞鶴產區……,再回到北部的木柵鐵觀音的故鄉。茶這項學問蘊藏著古往今來所有老祖先對於茶葉這門行道所付出的朝耕暮耘、夙興夜寐,即便到了現在有現代化的機器輔佐,中間的辛苦流程也在所難免,從把茶樹上面剛長出來的新芽曝置在戶外,由於陽光吸收部分水質的緣故,葉面自然形成波浪狀,之後將這些凋萎的茶青移置到室內,然後有時用雙手攪拌和讓茶葉稍事休息,不斷地交替,這個過程是為了要讓茶葉的臭青味去除,並且促成它的發酵。在這段過程中,很重要的就是要讓茶青和空氣透過時間的作用,生起氧化之後的發酵期。到了發酵成熟後,接著就是要把茶葉進入機器,使用高溫,不讓茶青繼續發酵,殺青之後再把它放到現代化的揉捻機器中進行揉捻的過程,這比較不需要用到功夫。和過去的茶人老師傅手工揉捻,無法同日而語。茶葉的流程到達揉捻之後,最後的完成手續是進一步要把茶葉裡面剩餘的水分給去除掉,到這裡算是告一段落,之後的烘培一般現在都是屬於茶商的工作,焙火的輕度和重度取決於茶商。


  由於熱衷於茶道的緣故,最後一定會落腳於大台北地區的大稻埕。大稻埕算是台北文化很重要的一個區域。從十九世紀開始,由本來只有三家店面的一塊不顯眼的地區,聚集了晉江、南安、惠安等閩南地方,漸漸地遷入,和後來更多外地人的入進,這一段演進史自有它的一片風光。霞海城隍、艋舺祖師廟是當時的文化指標,不遠之處的淡水河是當年外事貿易的重要聚散之處,由於港口貿易透過淡水河之便,最早是由英國人把安溪的烏龍茶帶入台灣,由當地的茶農開始摘種,這個是台灣初期有茶葉的啟端,也是台灣茶初試啼音外銷歐美最早的起源,從哪個時候開始,台灣茶的名聲已經開始有了國際行情,外國人覺得大稻埕旁的這片土地有投資的價值,所以一時雨後春筍般進入了大批的洋行,主要的對口是把台灣的茶葉輸往英美各國。這段茶葉光榮史一直延續到日據時代,這中間也產生了有關茶葉史數不盡的故事,當然我要說的不是近代茶葉發展史,而是在大稻埕的老社區中的一段故事。


  一九九零到一九九五這段期間,一有空我就會跑到大稻埕的一些茶葉老店串門子、閒逛,和聽聽台灣早期茶人的一些故事。所以其實和這個地區有些店面是有著情感的,但其中位落在現在延平北路一帶的幾家茶行是我最經常去的地方,它的區域含括南京西路、民生西路和延平北路二段那一帶,但特別有緣的是其中的一家茶店,我深深地感覺和這個茶店的老闆娘似乎有著隔代之緣。不知怎麼的,和她每次一見面,就被她喜孜孜的笑容所感染,矮矮胖胖的身軀,整臉布滿蜘蛛網般的歲月痕跡,額頭正中央黑亮突出的一顆黑痣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在這一代人人都叫她「搜巴桑」(我想這應該是日據時代對奶奶的稱呼發音不正確後的一種流傳吧!),其實她已經不管事了,她是這家著名老茶商的第三代,認識她的時候,她應該已經近八十歲的老太太,抄著一口標準的鹿港閩南口音,爽朗豪邁的笑聲,就會讓人把整日的陰霾一掃而空,我每次去她都會泡她說的祖傳柚子茶給我喝,「少年仙ㄟ,這好啉喔,潤喉、開脾、助消化。」她好像也和我頗有話聊,本來初初幾次都是去採買茶葉,到後來變成好像專程去找她喝茶聊天,我每次去,她家的第四代傳人就會按內線電話說:「老師來嘍!」這一帶很多人都會叫我「少年仙ㄟ」,因為當時我也才三十歲左右,先是附近有時候某家的小孩子被驚嚇,或碰到不乾淨的東西,可能我了解一些傳統民間文化吧!他們見我跟他們拿了三支香,念念有詞,小孩就好啦!有時在聊天之間說到:「某某人最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說的他們一愣一愣的,所以「仙ㄟ,仙ㄟ」這個名號就這樣子傳開來,現在回想起來是當年的年少輕狂、恣睢自用,再加上好管閒事使然,心有所感,便口無遮攔,換做現在即便我心中有數,再也不敢像過去這般多嘴獻淺,像這位「搜巴桑」就是一例。記得我第三還是第四次到她店裡面,那時她好像是在交代家裡的人一些事情,我就有一股感覺是從她的身上流透出來的,過了一會兒,我看她消停下來,就問她:「歐巴桑,我冒昧請問您,您是不是有幾個小孩?可是兩年前陸續一年中有兩個小孩往生?」搜巴桑站在玻璃櫃後,突然間兩眼無神怔怔地看著我,「唉!遮攏係過去的代誌。」「阿你哪會知?」這時她才回過神來,以為我怎麼會知道她家中的這段私事,「恁兜有拜雙姓祖先,恁尪的上一代有答應先人的代誌無做到,所以有這個麻煩……。」,和她家的因緣是這樣子結上來的。


  這位搜巴桑是位典型的台灣阿信,先生過世以後,她一手撐起店裡面的一切業務、開銷,和拉拔小孩長大成人,其中的甘苦,從她雙手的厚繭不難得知她當年是如何地親力親為,才有今天穩定的局面,台灣的女人真的非常了不起!隱約之中知道這家店的前身也是祖輩在日據時代前的舊邸,他們和早期姓李和姓王的老茶人都是從福建來台落地創業的,從前和外國人做貿易的時候也賺了不少錢,在大稻埕有兩棟透天三層樓的房子是祖產,後來留作倉庫,和儲存茶葉所用,之前她的小孩曾經帶我到他們的早期茶葉工廠參觀過,那是很早的製茶遺跡,還可以看到一座座放在地上的烘培籠坑,想想早期的茶人這麼地辛苦,每天在這密不透風的空間裡,一年四季揮灑著汗水在這裡焙茶,走上二樓紅木茶櫃上,擺著許許多多的展示茶罐,都是鋁製和錫罐樣式,茶罐外面的飛票一看就知道有歲月的痕跡,發黃的紙上寫上某某茶行製和茶葉的種類,分別用深咖啡色、紅色、草綠色和黑色的字樣張貼在老茶葉罐上,令人有遙想當年、觸目如故的感傷,老闆帶領著我數說著他的先輩過往和沿革……,這是我和搜巴桑一家人因茶結識的片段。


  四月份油桐花開的某一天,我特地邀請了搜巴桑和她的兒子等來茶堂裡坐坐,因為恰逢搜巴桑的九十四歲生辰,俗語說老而彌堅是有它的道理,當我再看到搜巴桑的時候,我的感覺只能用磨而不磷、石赤不奪來形容眼前這一位老太太。她一聽到我邀請她來茶堂喝茶,她媳婦說她一早就忙進忙出地問穿哪一套衣服比較好,從來沒有看她這麼緊張過。同行晚輩或同宗的晚輩這十幾年來,從來沒有人可以邀請得動她,「老師啊!您面子真大,我們也很少如此三代同堂一起出遊過了,拜您所賜。」媳婦是在大學裡面任教,極諳世理,從她多次交談中早有領略,我就請他們到我的招待室,老太太完全不用拐杖,也沒有駝背,更妙的是她說她的眼睛到現在都還沒有老化,我真的覺得年輕時吃過苦的人,身子骨的確是比一般人硬朗許多。「這是搜巴桑說要送給您店裡面添色的老茶,這也是她的私房茶,從來不許我們開罐的,她都放在百年的老罈子裡面,這次她特別取了三斤說要送給您。」後來老太太說了:「遮是當時從安溪移植到台灣的茶苗所種,真久以前,今嘛應該無郎有阿,是早期我看店的時陣,家己收起來啉的。」倒了一些在茶荷上觀賞,茶葉本身已經沒有它天然翠綠的身體,由於早期古法烘培和手工揉捻成鎖條狀,也看不到應有的葉邊紅線,多年來不斷地取出烘培,這種茶已經不是看形和色,因為它早已成為入藥的妙品。「這茶很多人喝酒過量,眼睛布滿紅絲或肝火旺盛,他們喝了幾杯以後,都覺得有效,所以我都當作藥來喝,也分給有需要的人喝。」搜巴桑講話依然中氣十足,只是動作沒有像當年俐落,「今天看到你用這個場地和別人結緣,這個很好,我顧店也顧了幾十年,認識了太多朋友,看盡了人情冷暖,尤其是自己一生的經歷,指引我看化了一切。我只能告訴你,人生就是無來嘛無去,會圓滿就好,毋免計較,看開上好,呷多少用多少,據在伊去,歡喜就好……。」這段話是整個晚上我聽到最有元氣的一段話,老太太沒讀什麼書,可是講出來的話卻是氣派萬千!
 

 


作者:王薀老師(臉書專頁Line@ 加好友instagram影片實際教學
參研中外哲學、心理學及各宗各派理論學說,並涉獵東西洋各式繪畫技巧、音樂、占卜、氣功、瑜珈、健身等。曾受聘為諸多企業之管理顧問。心理勵志類暨宗教類暢銷書作家,著有《發現生命的曙光》、《重生:生命中都必須有一次》、《力量,重生之後》《靜坐:這一檔子事》和《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等三十本餘書,以深入淺出的文字鼓舞現代人心,是一位融合東方文化傳統精髓,及現代西方世界觀的心靈導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