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618-1.JPG
  

關於大熊是如何透過他人介紹和我結識為師生的一段因緣,有時候想起來也蠻戲劇性的。我開設茶藝中心早在八○年代,那時候的忠孝東路沒有現在這般地繁華,可是從整個風水走向來看,我跟幾個朋友講要往東區去發展,那時候的忠孝東路四段房價一坪才約十幾萬台幣,那時候聽我話的人現在都已經不知翻了多少倍。但是因為我看準了從民國七十三年開始走七赤運,東區得運二十年以上的運可走。我當時的茶館就設立在三普飯店附近,大約有八十坪,說起和這個茶館也有一段小故事。

 

我當時正在思惟另外一段人生方向的時候,剛好和朋友到這家茶館品茗聊合作計畫,一進店門口映入眼簾的是滿屋子的孟宗竹,從櫃檯到品茗區到榻榻米區,清一色都是由手工打造的竹器的桌椅、屏風、竹簾及七里石打磨的地面,櫃檯的後方還設有一座小小的舞台,恰好有位琴師正在彈奏著〈陽關三疊〉。當時的店老闆應該也是一位極諳香道的人士,迎面而來,陣陣上等紅土的沉香味襲上鼻尖,心想,這麼好的片淨土怎麼會落得這般地寂寥、門可羅雀呢?已經是下午茶的時刻,整個偌大的空間就只見一桌客人,我和朋友有默契地兩眼相交,心有同感,都覺得可惜。沒多久,我心想應該是店老闆吧!四十開許的年紀,過來打招呼詢問要喝何種茶品,和朋友喝茶的過程中,知道茶館的老闆是在一所大學裡面教書,夫妻兩人由於喜歡品茗和茶藝,所以沒有考慮清楚,就貿貿然租下了這個店面。

 

經營了近一年,發覺房租加上管銷、人事費用已經有點吃不消,我看了看這個店裡面的格局和方位,其實是不適合這位老闆,我後來就和朋友突發奇想,因為當時我已經在自宅中講老莊思想和開易經的課程,其實已經到了人滿為患的狀態。也不曉得哪來的衝動,就叫朋友去和店東打探有無意思要將店面頂讓,沒想到,店東也極有默契,山鳴谷應地說道:「我當初完全是為了要推廣茶文化和藝文活動,所以一股熱情地就投資了這個地方,我經營的時間雖然不常,可是已經辦了多場的文化講座、畫展和陶瓷文化展覽,所以就算頂讓,我也要知道對方是否跟我對此道也是有默契神會的興致呢?」我那位朋友也是一位性情中人,個性也比較直接,「這位王老師是我的好朋友,蒐藏了很多名家壺和古壺,平日裡幾乎是以茶當水,沒有消停過,也熱衷於推廣傳統文化,很年輕,但也已經是桃李遍眾,很多人都在他的講堂裡聽課,平日也廢寢忘食地推廣倫理和民俗相關的文化,因此河汾門下、汲引忘疲,孜孜不倦地在從事這些工作,他對你的店滿感興趣的,應該可以聊聊。」

 

這店東沒想到我竟然也喜好易理,他一骨碌就坐下來,「老師您好,我和我老婆最近也都在上子平和紫微斗數,是否可以請教一下?」「不要這麼客氣,我們可以研究看看。」這老闆突然離座,消失了一會兒,再回到茶桌上,「我這裡有三張命盤,可否請老師指教一二?」我心裡暗中思忖著,這是別人的地頭,總要禮敬三分,「我也只是有興趣而已,不一定看得準,講錯的話不要介意。」我接過來三張粉紅色的命盤紙,上面用毛筆書寫密密麻麻的評斷,和用朱砂紅筆標示的圈圈,我大約看了這三張命照,心裡暗自一驚,其中有一張命盤的主人應該在多年前已在另外一個世界了,他為何還拿這命盤給我,心中有點納悶。其中兩張,一男一女,我想應該就是這位主人和他的老婆吧!「不好意思!這三張命盤其中的這位男士,三年前夏至之後,應該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另外這位女士她的身材應該是先瘦後胖,但屬於高形,脾氣較主觀,我行我素,在上個大運的某兩年應該都有動過手術……。至於這位男士,我想應該就是老闆你本人吧!因為談吐、外型都很接近……。我先請教剛剛所言有否偏差?否則也不適合再論下去……。」對面的店東臉色一陣青、一陣紫,兩手互相搓揉著手指頭,一看心神很不安寧的樣子。「佩服佩服,請不要見怪,之前也有多位老師想要借我這個地方開課,我顧及店裡的形象,都會先請這些老師論斷一二,但從來沒有人看得出我哥哥在哪一年已經離開這個人世間這件事情……。」

 

「我當初會在這條繁華的忠孝東路設立茶館,是希望現代人可以在日理萬機的煩憂之下,可以擁有一片寂靜的天地,暫時忘卻人世間現實的苦惱,透過茶香,沉澱自己的身心靈,在這一處靜謐的茶館,洗滌俗世的憂慮而怡然自在,這是我當時的理想,所以就打造了這間茶館。」過了一會兒,店東的夫人小瑩從店外走進來,也拿了個水杯跟我們比鄰而坐,聊起天來,「我因為是學文學的,讀了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其中開頭所描述到的那種意境,在高山峻嶺之間,坐擁在茂密竹叢中,一旁有溪水和流泉,依亭子為標的物,把從亭子前面迎面而過的水引到亭邊的曲型水溝中,讓杯子可以漂流在水面上,使在場的人可以痛快地自由取來飲用,大家並排在這條曲水畔,雖然沒有樂組幫忙演奏,但是文人雅士相聚齊會,邊飲著杯中物,邊抒發優雅之情,朗誦著詩詞,把心中一切的塊壘抒發出來……。這種雅致的情景,常常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本來是打算在宜蘭自己的家中有一處依山傍水的場所,設立一處泡茶區,但是因為法規的緣故,最後只能作罷,才會有機會到鬧區中用竹子和木頭,使得有種喧嘩中別有天機的小天地。這裡我們付出了極大的心血,每一片竹子都是我們和工人親自打造,若是要把店頂讓於人,我會有種嫁女兒難以割捨的心情,畢竟我幾乎天天都在茶館裡,和每一件茶具、茶杯和茶葉都有著濃厚的情感……。」

 

這是當時最早成立的一家茶館整個的起源,現在回首看想,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真的是有如流光如箭、急景雕年一般,像一場夢,又是一場戲,如今感今懷昔,就如同昨日一般……。

 

後來,這個店我就把它整個接手過來,起初,我邀請了幾位古琴大師一星期兩次來茶館表演,爾後也邀請過幾位說唱藝術的大師,如今這些國寶級的藝人都一個一個的山高水低、大化而逝。有時想想情景不像古人雅致到有曲水流觴般地意境,但在當時的台北也吸引了大批文藝界的朋友,有好幾個電視台都不只一次地商借場地,做為拍攝之用,因此這段時間我也結識了許多的港台導演及藝人。由於當時茶藝館的風氣並不普遍,我這種方式開啟之後,很多友店也因此接續連遍推展出他店特殊的風格,這應該也是茶文化走向另一個領域和創新的濫觴吧!

 

某一天進來了三個人,一個是已故演藝圈早期的推手,另外一位則是廣東籍的香港老藝人,另外一位就是大熊。由於他也是輕財任俠之士,所以默默地也幫藝文圈推波助瀾地進行了諸多美事善舉。當年他大約五十出頭的年紀,長年累月西裝革履,外表頗有文人氣息,一副雍容雅步的姿態,令人蠻喜歡與其交攀,但在這個背後卻鮮有人知他也有辛酸的過往。

 

「老師,我有一個內心的事情想要找您聊聊,您可否幫我卜上一掛?」在我眼前的這位紳士──大熊,平日不是一副意氣風發、獨我自雄嗎?怎會變成一副憂心忡忡的神態,坐在我的眼前?「我們都那麼熟了,還客氣什麼?」原來大熊是艋舺一位土豪的私生子,母親是中日混血,跟隨著生父,由於艋舺早期的生態,讓大熊也曾經少不經事地度過一段刀口舔血的日子。後來是因為認識了現在的女朋友,為了她,他完成了學業,離開了出生地,往東區循理守分地從頭開展自己的人生。後來由於時運朗發,他在東區投資了房地產,大約有二十幾筆,一夜致富。可是在他心中卻有兩件事情,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就會湧入心頭,惄焉如搗般地痛苦難耐,多少次的午夜夢迴,滿身冷汗地驚醒過來。

 

大熊哥,你有什麼事就說出來聊聊吧!這樣憋著,痛苦!」在我的房間裡,大熊突如其來的一個動作,也讓我冷不設防地嚇了一跳,他把自己的襯衫和西裝脫下來,眼前的一幕,我看到的是一整片刺工精細的刺青,很清晰地一看就知道是周處除害的圖騰,刺青師傅精湛的工藝,活生生地從大熊的右胸拓展到右臂,一位力士手持利刃,騎在一條蛟龍背上,面目猙獰、頭冒青筋,利刃下手之處看得出斑斑血跡,這工真的是一幅巨著,而且是用上瑰麗的色彩,更形壯麗。另外左胸所刻畫的確讓我有點無法和右邊的聯想在一塊兒,墨青色的顏料上,清晰地刺上一具古箏,我不明就裡地問:「右邊所刻畫的我很明白,但是左邊這具古箏,我就以一點摸不著頭緒了!」大熊慢條斯理地把衣服重新穿上,「我年輕時受朋友影響,狐群狗黨到處亂混,看電影、吃東西也東不用給錢,和不同的幫會廝鬥,全身也都留下了痕跡,也闖出一個名號出來。但在一次的械鬥中,我誤殺了兩個無辜的人,雖然他們都沒有身亡,但是也都因此而殘廢,後來認識了小箏之後,我被她的柔順和氣質感化了,我身上的古箏就是伴隨我多年女朋友的名字。刺上周處,是提醒自己不要再成為他人眼中的毒瘤。我前後被管訓過多次,小箏教我學習書法,讀《心經》,有時也到山區古廟尋求心中的寧靜,我後來也成立了基金會,幫忙弱勢,特別是推廣道德倫理這個區域,我都多方贊助,也希望透過一些影視單位,多拍些啟發人性、推動善良風氣的宣導片,我雖然做了這麼多,可是心裡面還是經常有罪惡感,因為小箏多次向我提過您,雖然我們認識,可是對於這段不為人知的過去,我始終難以啟口……。」

 

大熊兄,其實你的年歲比我多那麼多,我實在沒有資格給你任何的建議,我反而讚嘆你有如此的氣魄和決心,但是如果用你往後還有漫長的人生要走,你卻因為年少輕狂,無心所惹下的禍端伴隨著你一生,我認為是沒有必要的,就像你身上所刻畫的周處,他所犯的罪過應該比你多太多,但是他一但悔改之後,為了國家,最後立下了極大的功勞,還被追封為平西將軍,死後後代還為他蓋廟。你既然長跑廟宇,也抄寫《心經》,那你應該也知道佛家懺悔文裡面有一段「心若滅時罪亦亡,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聖人也會有過錯,你看孔子即便是一個老漁夫對他指正,他也懂得立即糾正自己,人生在世,孰能無過?現在的重點是你必須用可以讓你忘卻你早年所造下的無心之過,還要把更偉大的事業給創作出來,這些事自然就會從你的內心世界離你而去,放心吧!……」

 

  這是二零一一年三月的某一天,這一天也恰好是我當年和大熊等一些長者認識的日子,我在新的茶館剛好整理到一支早期名家壺時,讓我想起了大熊,因為這把壺是大熊和我結識後,他客謙說要認我為師時所送的禮物,如今這把名壺已經隨著宜興老工藝師的逝去,也水漲船高。

 


作者:王薀老師(臉書專頁Line@ 加好友instagram影片實際教學
參研中外哲學、心理學及各宗各派理論學說,並涉獵東西洋各式繪畫技巧、音樂、占卜、氣功、瑜珈、健身等。曾受聘為諸多企業之管理顧問。心理勵志類暨宗教類暢銷書作家,著有《發現生命的曙光》、《重生:生命中都必須有一次》、《力量,重生之後》《靜坐:這一檔子事》和《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等三十本餘書,以深入淺出的文字鼓舞現代人心,是一位融合東方文化傳統精髓,及現代西方世界觀的心靈導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