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       
 
  這首詩是李白和老友孟浩然在孟要離別之前,約好了在黄鶴樓見面時兩人走到亭樓正前方,望著滾滾滔滔、遼濶無際的江海,兩個人在心中都充滿了無限的感慨與惆悵。因為人生苦短,知己難逢,如今屆期將別,兩人都極為不捨。這是個煙花似錦的三月天,李白這天約了一直視為至交的孟浩然,在他即將買船東去的前夕,心中的種種想法和愁緒,透過一望無際的長江和如詩如畫的場景及雄偉的黃鶴樓,藉由詩詞所發抒出來和摯友即將要分別的情緒,在這之後李白送別了孟浩然而寫下了這首優美的詩詞。我第一次見到有人可以用揚琴一邊敲打琴弦,一邊吟唱,身軀、頭手配合著擺動,操引著寧波口音,高吭而唱融入情境的那般情景,恍如神境合一一般令人感動不已。尤其當唱到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這句的時候,只見岑道人愁眉蹙額,兩眼娑婆地望著前方,恍如他也置身於當時的長江一畔。
 

 

 

​​​​​​​ ​​​​​​​ 這是初次由一位家中長輩引領我至北投登山路,中正山下一處近百年的廟宇,岑道人暫時掛單在此處。由於他的接骨術極為精湛,幾乎已近化神的境界,只要他一來北部,許多人口耳相傳接踵而至,而他所開的藥方也都有別於一般的中醫,有時只有三五個藥方,藥又極為便宜,一帖藥有時花不到五十塊錢。我的家中長輩先前也是因為工作關係,引起了肩胛骨急性拉傷,找了很多西醫打針、吃藥,都沒有任何好轉。後來也有人介紹中醫藥膏,經過一個多月,無絲毫進展,晚上睡覺也輾轉難眠,痛徹心扉,直到天明。最後是友人介紹來找這位人稱活神仙的岑道人,也不曉得他用什麼方法,就在他肩膀和兩邊上手臂孔竅和筋絡之間摩搓、揉捏,不消一小時,只覺全身暖熱異常,特別是肩膀部分如火焚燙,初時痛苦難耐,漸漸只覺有股氣機來回竄動。「你雙手抬動看看。」道人這般吩咐我的長輩,「現在原來痠痛的地方已經覺得沒有那麼辛苦。」「你現在兩手臂前後滑動看看。」「ㄟ,很奇怪,竟然不痛了,以前我只要稍微往上提動,整個肩膀就痛得不得了,更別說前後左右自由擺動,這太神奇了……。」這是家中長輩之前和我提及他和岑道人所認識的經過。
​​​​​​​ 

​​​​​​​ ​​​​​​​ 「師父您方才所唱的那首詩詞真太美妙了!太好聽了!尤其那兩根細竹敲打在琴弦上,猶如玉石相會,瑲瑲璫璫,悠揚悅耳,真令人入神……。」這是我和岑道人第一次見面所講的話,記憶猶新,當時看到道人那張抓不準幾歲的臉龐,兩眼慈祥、笑意盈腮地望著我,「小老弟啊!你好福氣!可以常和家人相聚,我像漂泊的浪人,思念我家鄉的親朋好友,無奈只能以琴傳意,抒發抒發。」後來知道道人是道地的揚州人,母親是清代著名的翰林桐城派有名的學者──姚鼐的後人,系屬書香門第,因此從小受母親的薰染,加上聰慧過人,十幾歲就已經諸子百家多有精涉。說也奇怪,十七歲之後碰到一位峨嵋山下來的道長度化他,從此就經常離家訪道,於方外異人多有交往,有時與人談星論宿,有時勸人讀書為善,也曾剃度出家,閉關潛修,後又還俗,重返道家門下,因為仰慕古代高工──陳泥丸,於是成為他的後嗣。可能由於陳泥丸平日自在放浪的行跡深深影響了岑道人,陳泥丸平時不顧行跡,縱情山水,撫琴自樂,有時爛醉如泥,有時終年一襲破衣,但卻在嘻笑歌唱之間斷人吉凶,無不應驗,見人染病,有時就地取材泥土和著口水,口中唸唸有詞,要人立服,丸到病除……。
​​​​​​​ 

​​​​​​​ ​​​​​​​ 當初因為我已經初有涉獵佛道,所以對於修真慕道之人都會特別地注意與尊重,「老弟,你儒釋道都有因緣,你是否也曾讀過南宗的某部經典?你現在行氣已到達哪裡哪裡……。」道人還用他的手指點了我身上的兩個穴位,當時我心中其實頗震驚,我自己打坐的行徑為何他可以如此清楚?可能這也是他的善巧吧!事後我一直和他有所聯繫,他也沒有要我對他行弟子之禮,反而對我極為禮遇。和他往從之中,我覺得他所講的一句話極有道理:「無論你如何修煉,絕對不能缺乏神和氣這兩味藥方,只要具足了這兩味,其他的都已經成為糟粕……。」事後的經驗,他的話的確有參考的價值,但畢竟他是前輩先賢,再加上他經常地行醫救人,勸人為善,對於他這種日常生活中,經常要人累積善功,時常說善惡的故事給來訪者勸聽,以及佐饔得嘗的故事,是幾乎日日時時掛在口中,對於這樣子的一位亦師亦友的長者,我是極為敬崇的。我曾經多次探詢過他的年齡,他說:「修道之人不言壽,不罣礙!不罣礙!」但是他也曾經無意中透露出飲食和藥膳是很重要的,他說現代人壓力大,日理萬機,早就虧損過量,壽命怎麼可能會長?他也告訴我一些藥方如何採服,例如他曾經告訴我赤茯苓如何用水煮,如何曬乾。九節石菖蒲用米如何浸泡?杜仲如何去皮斷絲?蛇床子如何炒?肉蓯蓉泡酒如何去皮?如何切?玄參用水洗過以後,用什麼把它炒焦?……。如何製作?要有多少味入藥?不能用什麼容器?如何做成丸藥?如何服用?禁忌?他都未有藏私地提供給我近百味他私人的秘方。「這是我走遍南北各宗前人手上所學和抄錄,你切記再傳他人……。」
​​​​​​​ 

​​​​​​​ ​​​​​​​ 在往後的歲月裡,我曾經單獨地請問他張紫陽真人的金丹口訣和李涵虛的《三車秘旨》……,沒想到他幾乎是倒背如流,而且毫無考慮地把幾百個字的口訣逐句逐句地告訴我,但是他有一個要求:「你不可以抄寫,只能用腦袋瓜記,這才吻合古法。」就這樣陸陸續續從道人身上無論是修氣自歛之術,或養身修道之學,說實在,獲益良多。他常講:「人生在世,功夫再深,若無法高枕而臥,汲汲營營追名求利,或與人相爭,不如流俗。人應要效情於竹窗,心中不存機事,結廬大隱於世,清琴煮茗,任意煙霞,泰然自適,少思寡欲,這是人生中之至樂。你看世界上的錢賺不盡的,政府的官位做不完的,那些位高權多的人哪一個人不勞心勞力?你再注意看你身旁先走的老人,哪一個人有帶走任何東西?所以老弟啊!你看我,有緣找我我便去,敲琴喝茶多逍遙啊……。」這是從我認識道人直到十幾年前最後一次見面時,他對我所講的其中某一小段的話,話猶在耳,後來因為他南北奔跑,有時又回大陸老鄉,難得有機會用電話聊上幾句,只知道他還健康依舊我便心安。
​​​​​​​ 

​​​​​​​ ​​​​​​​ 我創立茶館之事,請諫本有託他的一位門生轉寄,道人一周後從杭州郵寄了一包福建的鐵羅漢,還有信函一張,上面寫著:「老弟無恙,喜聞新館成立,送上友人所贈鐵羅漢老茶一斤,以祝並賀,我北上之後定訪。」這事又過了一小段時日,2011年五月初,道人打了電話給我:「五月中你哪一天有空?我想去你那兒泡茶。」就這樣我們敲定了五月中旬的某一天在茶館見面。​​​​​​​ 
​​​​​​​ 

​​​​​​​ ​​​​​​​ 由於茶館晚上經常人滿為患,進進出出,熙來攘往,我知道道人喜靜,因此我安排了下午人較少的時間與他會面。當天下午四點,我先把泡茶的器具備好,因為道人也是善於此道,總不能馬虎招待,我知道道人他喜歡喝普洱熟茶,我早就備妥了一磚未開封早期老鑫記代理的棗香熟茶,這茶磚沖泡起來口感極佳,茶湯會呈現深琥珀色,飽滿,底韻極厚,很多人喜歡。也準備了一把龍文堂的鐵壺,這把壺是早期我在香港蒐購,被它流暢的刀工以及菊花押款的壺型給吸引住,所以也沒太出價就帶回台灣。這次沖泡的茶壺是從友人處蒐購的曼生老段泥壺,這壺經過長時間的沖泡,卻從不吐黑,表示它的泥性極佳,看著它溫潤綿密的色質,配合上刀工蒼勁的字款,真是一種說不出的享受。我知道道人喜歡老器皿,我也取出了平常捨不得用的兩只清代乾隆款粉彩八仙過海蓋碗,一邊賞玩,一邊啜飲。果然道人有他心通,甫見面,屁股都還沒坐下就說道:「又讓你費心了!你還是老樣子,總是替別人費心。」「這不是您老從前一直點撥的嗎?凡事要先想到別人,再想自己,別人的事情永遠比自己優先,你看,你從前所講的我都還記得。」我說完後,道人那邊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一襲長袍光亮的臉龐,配合長垂於胸雪白的美髯,愈來愈活脫像是從古字畫中跑出來的人物一般,數年未見,風采依舊。令我不解的是為何多數人都禁不起歲月的刻畫?但獨獨我眼前的這位老道卻永遠猜不透真實的年歲。
​​​​​​​ 
​​​​​​​ ​​​​​​​ 「這幾年我找了一處地方密實地閉關了一段時間,總算老天不負苦心人,長久以來的問題終於有所突破。」我也不便多問什麼,各人走的路調不同,各有各的門道。「你心裡想的也對,我們兩人的路是不一樣的,但是我相信你有一個特質和我相同,就是不斷地行善,多做布施,以備將來好走。喔,對了!我大概兩年的時間就要走啦!這段時間我該做的,該交代的,想趕緊把它給圓滿,你我相識一場,託過去世的緣,總要讓你知道,此去能否再見?隨緣。」這道人還是如此地神通廣大,永遠知道別人心中事,但這類人我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只覺得在一片大葉茶樹千百年來餐風浸露,飽食土地精華,所採收的茶葉沖泡之下,那種會牽引人倒回時光與大地靈氣同在般地感受,只能說猶如古真人乘風御氣,優游於杳杳渺渺的時空之中,而眼前的這位老道又跟我說一些囫圇半片、誇誕生惑現代人聽不懂的話語,一時無語-----。
​​​​​​​ 

  ​​​​​​​ 「現在的人自私自利,積習難返,這是世界上一切災難的來源,我在如幻的世界裡經歷了即將一個世紀,看了許許多多的現象,沒有福報的人就像衣裹明珠卻又如盲人一般無法得見,你是一個有大運的人,我這次來是希望你除了發明心地之外也要廣結善緣,有緣的人要多叫他們行使善道,少造孽,有句話多跟有緣的人說:「不要作心裡過不去的事情,心中不要存有不能行的事理」,我相信這麼多年過去你懂的道理比我深,珍重」入晚送岑老走出茶館雖然已經是酷暑,但奇怪當天卻雲淡風高,習習寒意,抬頭一看碧天銀海原來明月已經如羊脂玉盤一般高掛天際,在巷口握著岑老的手,互道珍重,看著這位有著末代儒者恂恂的道風在黑暗的巷弄裡卻有著蒼涼的風雅,我一生足矣!由此亦師亦友之善緣。

​​​​​​​ 


作者:王薀老師(臉書專頁Line@ 加好友instagram影片實際教學
參研中外哲學、心理學及各宗各派理論學說,並涉獵東西洋各式繪畫技巧、音樂、占卜、氣功、瑜珈、健身等。曾受聘為諸多企業之管理顧問。心理勵志類暨宗教類暢銷書作家,著有《發現生命的曙光》、《重生:生命中都必須有一次》、《力量,重生之後》《靜坐:這一檔子事》和《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等三十本餘書,以深入淺出的文字鼓舞現代人心,是一位融合東方文化傳統精髓,及現代西方世界觀的心靈導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