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年前因為受不起遠在日本的一位女學生的央請,去了一趟東京,目的是為了要幫當地著名的某財團勘查風水,由於對方極度熱忱地再三邀請,我為了給這位女學生有個戴頭識臉的落處,於是就去了一趟新宿。這個集團是年收入約一百億日幣的著名財團,和我這一位女學生有些業務往來的關係,所以也算熟稔,幾次聊天之中因這位學生的描述,他極有興趣和好奇地想要認識我,剛好他的辦公大樓要整修,一些高層主管辦公室要調換,所以就透過她來邀請我到他的總部。

 

這棟建築物是坐落於東京新宿區中很重要的地標,由於它所座落的位置是屬於左水導右的格局,前面遠處就是日本的聖山──富士山,剛好可以成為它的憍氣所在為他所用。當時的格局和朝向,無論是坐山或來水都在當運,難怪這幾年它的營運都不斷地在成長,因此我就根據幾位主管和負責人的生辰給予一些建議,順便詢問他最近這五年來所發生的事情,看是否應驗……。就這樣相談甚歡,當晚也請我到日本極著名的一處日本料理店用餐,在六本木的龍吟料理用膳,當晚集團裡面所有的高階幹部幾乎全到,這是日本人他們對待所重視的客人的一種禮節。一時之間杯觥交錯,詠觴不間,只可惜平日我菸酒不沾,可能會令他們稍有掃興吧!用完晚餐之後,本來社長提議新宿的夜景其實頗為壯觀,就邀我重返那棟五十幾層高的辦公大樓,再回去的路程中剛好路過毛利庭園,陪同的人員透過翻譯向我說明,這個花園每到賞櫻的時間幾乎是人滿為患,裡面的櫻花坡都會開上整片的夜燈,那個景觀就如在人間仙境一般。雖然那時已經不是櫻花季,但是在接近秋天的晚風裡,有種微醺的秋意沁入心頭,看著遠處的高聳大樓,火樹銀花,別有一番意境在心頭……。

 

瀛雪認識我是在她嫁給日本老公的第二年吧!她回台灣娘家探望母親和姐姐,我認識她姐姐在先,她是我早期講《道德經》時候的學生,後來也時有往來,母親是板橋清代時期的殷商後裔,所以家底也算豐隆,母親的個性極為剛毅,可能出生名門有自己的驕氣,最後和配偶弄得不歡而散,自己獨立帶著兩個女兒成長。瀛雪和她的姊姊便是在這種單親環境中長大,所以兩人由於成長環境中父母婚姻的陰霾,使她們對感情和婚姻都有種憧憬但又害怕被傷害的心態。她的姊姊瀛玉原來是我在東區設立舊茶館的時候,因為經常遭遇到人生的困惑無人可問津,所以藉由發蒙解惑、抽釘拔楔 ,在一段傳統學術的課程之後,她從原本愛憎分明的個性漸漸地變得理性,可以為他人的立場設想,所以在她敏感又聰慧的改變下,使得自己原本觸礁的婚姻,從經常的淚飛如同傾盆雨轉折到雙方歡欣地願意執手到老,這個過程她對我於她曠若發蒙的啟迪曾說有如瞽者逢燈,我忙說沒有的事,是妳聰慧資質夠。

 

她的妹妹瀛雪在於感情的路途上就走得極為辛苦,原因也是來自於原生家庭對她所產生的負面影響所致,直到她碰到了日本籍的老公,她說她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相處之道,她在大學畢業之後由於她是學服裝設計,再加上她求學當中身受日本當代時尚服裝設計師如川久保玲她們的設計風格所影響,她對日本服裝界就有一股衝動和追求的狂熱,她多次在讀書時期都利用寒暑假花了大把鈔票和日本的時裝大師所開設的教室去學習,後來畢業後就申請到了在東京涉谷的一處學院學習服裝設計,在這段時間由於她經常去觀摩和請教日籍的一些設計師關於設計方面的心得,在取經和走訪的期間內一次偶然的機會她認識了現在的老公,原來老公的母親是日本五零年代極著名的引領風騷服裝界的先驅,這家族也因為開了許多連鎖經營的專賣店而賺了不少錢,只是因為先生從小養尊處優的習性再加上家族特有的大男人主義,但是這些缺點在兩人未結婚前是看不出來的,就如同愛情的歌劇裡面常講的愛是一朵生長在峭壁和生涯中的花,可是當你要採摘時是要付出極大的勇氣的,因為在採擷的過程中是辛苦且危險的。

 

據說瀛雪和日本老公有著一段令人感動的戀愛過程,原因是曾經有幾年的時間瀛雪的母親為了她學習的方便就在東京買了一間房子方便她進出學習,後來母親聽說她和一位日本男子走得很近,由於母親生性多疑和缺乏安全感的個性就從台北遷居到日本,就近監視著瀛雪不讓她和日本男生走得太近,瀛雪曾經嬌嗔地對人說:「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跟媽媽講,講他有點大男人的個性,因為我的爸爸就是標準的大男人,因為母親吃足了苦頭,她很擔心我跟她一樣的命運,但倒楣的是我,從此好幾年母親都如影隨形的看著我,多虧老公是一位有心人,用時間證明了他不是母親所想的那樣,也不是一個執絝子弟,但是真的苦了他…」。

 

這段話雖然是透過瀛玉告訴我的,但是在後來的歲月裡由於瀛雪常常也會回台北處理分公司事務和探望家人所以也會來看我,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曾經為了要和她日本老公纏綿廝守,經常瞞著母親幽會,還常造謊欺騙她媽媽,有一次被識破了,母親還為此離家出走到日本的一個阿姨家好幾年,母女兩個人冷戰了好長一段時間。母親一段時間還為了她患了嚴重的心臟病,因為她老公常常會在半夜到她家門口等她,希望能夠看看她講幾句話也好,她母親有早睡的習慣,因為這個事情從此睡不好覺而得了心臟病,醫生曾經對她說:「妳媽媽有心臟半膜脫垂的毛病加上血壓高,千萬不要刺激她,免得危險….」有一次男生從住宅處的後梯往上爬可能不小心踢到了石塊,驚醒了她的媽媽,媽媽發現他們兩人這般的行徑更加火大於是就咆哮了一整晚,那一整晚最後還找來了救護車送到醫院急診,瀛雪受不了親戚不斷地用電話疲勞轟炸,那時期她和她日本老公感情曾經陷入了膠著狀態而瀛雪也覺得深深有一份歉意在心中,有次她曾經對我說:「老師,我真的很想讓這段感情就此劃上休止符,太累了,而且也很對不起男方…」

 

幾次的對談中她都很真情流露地說明了她和這對異國戀人的心酸過往,這不覺讓我想到了古人張先,這張先曾經是宋朝時的高官,他喜歡上一位不應該喜歡的化外尼姑,當然這種驚世駭俗乖張的行為難免會引起諸多的騷動,但他才不管那麼多,只是後來實在引來太多不必要的苦惱,張先就準備棄甲而逃,但這邊的思凡尼姑用情已深還是常常習慣性的跑到他們幽會的地方,這事情讓張先覺得心中非常的過意不去所以寫下了一首情詩,這情詩的內容有幾句話我覺得倒是蠻適合用在瀛雪這對遠距離的男女身上,「……離愁正引千絲亂,更東陌、飛絮濛濛。嘶騎漸遙,征塵不斷,何處認郎蹤!..沈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當時的瀛雪和這位多情的日本男子那種苦戀和相思的狀態,真的就有如詩中所描述的一般那股離愁寥寂戚戚楚楚地戀情讓瀛雪整整削瘦了五公斤。

 

後來也許上天憐憫這對有著真摯愛情的情侶再加上她日本老公鍥而不捨長時間的表現再加上瀛雪在日本已經深居近三十年的姨媽從中緩頰湊合才讓她媽媽的心防漸漸地鬆開,從一個星期可以見面一次到後來日本老公也可以登堂入室的常帶來一些日本伴手禮,也花了極長一段時間,母親才勉為其難的應允了她們的交往,事後男方也很尊重地請了當地頗有身份名望的長者來提親,這段愛情長跑最後才有了一個定局。婚後瀛雪一段時間曾在夫家幫忙管理設計部門,後來自己由於設計的夢想從未停止過,於是和先生及婆婆商量得到了他們的資助,於是就在東京設立了第一個工作室,經過數年的努力和成長,如今他在日本已經有了六家分店而台北也有一家代理他品牌的公司,就這樣她也常常往返於日本和台北之中,目的除了了解和拓展業務之外也都定期回來探視,在多年前已經遷居回台北的母親,她的母親後來因為她已經嫁作人婦,想想落葉歸根台北還有大片產業需要規劃,於是就回到了台北。

 

 每一年的秋天尾巴蠻令人感動的便是瀛雪瀛玉這對姐妹都會記得我的生辰,當年的秋末一個禮拜天的下午兩姐妹約好了和我在茶堂碰面的時間,我如約到往,兩姐妹帶著小孩早就在茶堂等候我的到來:「老師,因為過幾天我就要回日本,你的生日也快到了我們特地準備了半年前就在日本一家極有名的製壺老店打造了一把純銀茶壺想要送給您,願老師生日快樂永遠健康。」這把壺是用一個很精緻的木盒所包裝,上面有著製壺店家和斧師的書法字樣:「妳們太客氣了,承當不起都這麼熟了,其實不需要這般,我可以打開看看嗎?」「當然可以」兩姐妹就速度很快地把木盒外的十字型的黑繩子拆開打開木頭的匣蓋,裡面用一層日本傳統布包裹著一把壺,壺身還用氣泡紙保護住極為精緻,他們把銀壺小心翼翼地取出之後,一把嶄新的純銀壺赫然出現在我眼前,提起來很重很沈甸,令我佩服的是整把銀的壺身全部都是用金子雕塑的壽比南山圖,刻畫地微妙微肖,我心中一股暖流襲過心裡也在盤算著應該怎麼回禮。:「這把壺很精緻你們太貼心了,謝謝妳們,下次不準再破費了。」我笑笑地對著兩姐妹講:「那裡的話,老師太客氣了,長久以來您對我們全家的照顧感激都來不及,這是應該的,媽媽因為身體不舒服還特地要我問候老師」

 

我其實是有準備了一餅七五四二厚紙包的普洱生茶要請她們兩姐妹,她們在日本平日裡喝慣了抹茶,所以喝這種生餅應該是很習慣,一陣喝茶聊天之後,瀛雪說了一段話:「老師,我們兩姐妹真的很衷心的感激您,一路上我們迎著風淋著雨,還好每次在和您聊天之後都變成雲淡風輕,也轉變了我們正確的觀念和看法,要不然我們是無法走到今天的,我的老公雖然才見過您幾次但每次碰到重大決策的時候都會想到您給他的建議。我也到了一定的歲數了,我也常常對我的公司年輕的同仁講婚姻和感情其實最重要的是要放下桎梏的想法,女生都想著要找個要寵愛她一生的男人,男生都希望有個柔情似水的女生守護著他,我覺得這個想法應該是不正確的,並且有些人都有種欲寄君衣君不還,不寄君衣君又寒的矛盾心態和對方相處」 我聽著眼前的瀛雪講著她對自己過往生命的心得,我點點頭表示贊成,兩姐妹這次和我談了很多她們對婚姻和感情的看法,我覺得她們成熟了,最後我給了她們一些我的想法:「婚姻也好,感情也好,其實都是要根據不同的個案和環境成長背景才能決定,也無所謂對跟錯,像妳們兩位的成長過程我要說的是,要把婚姻的基礎是建立在互助互諒和互信上,不要相信那些花前月下詩情畫意的小說對白,那會讓自己沈緬在不理性當中,當真愛來的時候,就像沸騰燃燒的火把,你怎麼有辦法澆滅它」要愛就要用真性情,很多人談到感情就喜歡用試探猜疑和嫉妒來面對,這是很危險的,除非對方是百分之百的付出,否則當沸騰降低到冰點的時候,可能這些都會成為分手的主因,真的喜歡一個人就要如同獲得珍寶一般的保護好它,不容許任何的灰塵沾染到,要不然就選擇不要跨出第一步免得彼此受到傷害……」這對姐妹和我的對答好像關不起來的水閘源源不斷……,但最重要的是她們都得到了人生中最好的歸宿。

 


作者:王薀老師(臉書專頁Line@ 加好友instagram影片實際教學
參研中外哲學、心理學及各宗各派理論學說,並涉獵東西洋各式繪畫技巧、音樂、占卜、氣功、瑜珈、健身等。曾受聘為諸多企業之管理顧問。心理勵志類暨宗教類暢銷書作家,著有《發現生命的曙光》、《重生:生命中都必須有一次》、《力量,重生之後》《靜坐:這一檔子事》和《隱藏在心經背後的故事》等三十本餘書,以深入淺出的文字鼓舞現代人心,是一位融合東方文化傳統精髓,及現代西方世界觀的心靈導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