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阿賴耶》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hutterstock_538156633 (1).jpg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紀曉嵐平日在情緒低萎的時候,藉由投入閱讀小說和裡面的故事情節融入,暫時忘卻了官場和現實生活中種種的不愉悅之餘,他突發其想地試圖要一改章回小說的傳統路線,因此,他不介意自己的身分而用傳統文言的題材集結了《閱微草堂筆記》,目的無非是要諷諭時弊並且以此為勸諫人心的手段。因此他從魏晉南北朝一路到唐宋元明,幾乎所有文言文的小說以及歷史上的雜述當中,擷取出對於啟化人生有意義的雜說和章回,再加上自己由小至大所聽聞的巷弄奇談等等,陸續編入閱微草堂的筆記中。其中雖然有很多借託鬼神和魍魎、狐仙諸類情事,但卻有異於坊間的荒誕,並且多是和歷史相符、有考據者才會引用於筆記之中,看了草堂筆記,眾皆有入勝博引之嘆、令人耳目一新之讚,一時之間洛陽紙貴。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hutterstock_404321047.jpg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因為給親家翁獻策、通風報信,讓自己也差點成為階下囚,這事在紀曉嵐宦途上可說是最大的一件創傷,令他失去一切又讓他和家小生離死別的,他知道就是國禍和珅,因此也鑄成了兩人不共戴天的世仇。兩人為了爭寵鬥智,纏鬥了整整近半世紀的人生,和珅甚至因為嫉妒乾隆對紀曉嵐的寵愛,用盡了千方百計,最後終於也擔任了總裁官。其實他最重要的目的是為了要就近掌握紀曉嵐的一舉一動,伺機陷害和報復,再加上乾隆受康熙和雍正的影響,起初對漢人的文人學者本來就不太信任,因此整個編纂《四庫全書》的過程中更是令紀曉嵐倍增委屈和辛苦。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hutterstock_223858921.jpg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從那時候開始,便聽說那個叫烏玉的家中連連出事。他的正房南氏一日正在庭園中賞魚,無意間有股無形的力量令她不慎失足,暈死過去,等到家僕打撈起來的時候,只剩氣若游絲和顫抖的身軀。找來的醫生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搖頭嘆氣,因為也查不出任何的病症。他按了按左右兩手的寸關尺脈,又皺眉頭又邊搖頭地說道:『異脈!異脈!』一旁的烏玉也搞得滿頭大汗地說:『請郎中幫忙!再多錢都願意花。』國醫號完脈後,領著烏玉到一旁,細聲細語地對他說:『我行醫多年,從未看過如此的脈象,這麼平和,但氣色竟然這麼慌亂,而且肉體居然這麼冰涼,我碰到了難題,我沒有辦法!你可能要另請高明。』烏玉愣愣地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此後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也連續請了多位當地有名的老醫師,可是所講也都是一般……」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開心.001.jpeg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紀曉嵐難得有機會能夠和年屆古暮的皇上促膝長談,更何況乾隆指定他要講述些神神怪怪的故事,這事對紀曉嵐來說倒也不難。他回想在烏魯木齊那兩年,他著著實實地從當地人和所有八卦集中地――紅廟所聽聞的倒是有些真實的故事,於是這回紀曉嵐就給乾隆講了一段他在烏魯木齊時的真實故事。紀曉嵐對乾隆稟告說:「既然聖上這麼有興致,微臣就跟皇上報告我所親身聽聞的一樁事件所牽引出來的故事。」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開心.001.jpeg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像這一類方外高人、奇人異士的事蹟,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有幸追隨我的道家恩師學習丹道之術,其實聽了頗多,也許這是否就是所謂的「真人之息在踵」的緣故。雖然師父在這一次的靜坐教導中告訴我如何守竅的方法,但是他的首要條件是必須從無念、自然無為,一直做到絕慮忘機,這期間道路是極為漫長的。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開心.001.jpeg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師父很慈悲地反覆示範了三次,他當年在道觀,太師父親自傳授給他的龍馬負圖導引神功,這個功法始自於陳摶老祖。陳摶從小便有神童之稱,任何書籍過眼不忘,年少時多作奇詩傳誦一時,所以在當時便早有盛名,但奇怪的是每次科舉屢考屢敗,最後乾脆縱情於山水,追求黃老之術。某次偶然地在訪道過程中認識了譚峭,這譚峭在當時是對修道煉丹非常有經驗的一位學者,他也是一位奇人異士,從小便非常仰慕那些有道之士,早就有出塵之志,遍覽諸仙典籍與傳記也令他神往不已。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常福把在明瑞大將軍府第碰到這位道長——太乙真人,以及太乙真人自己描述如何幫忙這戶人家遭受狐精厭祟的過程,大約形容了一下。常福說:「後來大將軍就問了真人是如何把這件事件給了結的呢?」道長就回答說:「這種事情在道門中來講,偶爾還是會遭遇到,但是還是要看法力和經驗。處理得好,人鬼平安;處理得不好,主法者會有生命的危險。主要還是看立壇主法者的高功道德和法力能否號令鬼神,一般道士若只是步罡踏斗、掐指誦咒,精氣神不足,道德品格不具,反而會讓鬼魅戲弄或慘遭不測。

 

  「就像漢朝時候的桓景,因為仰慕當時人稱神仙的費長房,向他學習符籙之術,這費長房連當時的皇帝都很尊重他,據說他的符籙很靈驗,可以醫治四千零八十種的疾病,也可以驅使鞭撻鬼神。他身上有配戴一方一寸見方億萬年毛象牙,以朱文、雲文所刻之五雷印,據說是其師所遺,可以號令六丁六甲,天上地下一切神鬼莫不遵從。一日桓景心萌邪念,趁費長房午間小憩時刻,暫借符印,怎知剎那間口歪眼斜地倒地,費長房見狀以後口中唸唸有詞,頃刻間桓景又甦活過來,斥之:『此印需心正之人,道德無任何瑕礙,方可駕馭,否則鬼神劾之!』」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
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
  

     乾隆和紀曉嵐一段時間經常形影不離,乾隆也很欣賞紀曉嵐通曉各朝的稗官野史、鄉野奇譚,尤其是一七七八年他最寵愛的香妃香消玉殞之後,一陣子乾隆皇幾乎寢食難安,輾轉反側,他無法接受愛妃的離去。那一陣子他常想,即便在夢中,就算是鏡花水月般地夢幻溫存,他也會覺得滿足。每一個夜晚,他忘了自己的身分忘情地呼喚,對著廣大冷清的寢宮,他只希望當他醒過來的時候,依偎在他身旁的柔軟身軀,一如從前柔情萬種地幫他蓋被或撫慰著他的身軀。但是即便是片刻的夢境,香妃再也未曾出現過。他經常掉著眼淚,在淚眼婆娑之中不斷地回憶著,當初為了要對維吾爾族聯婚示好而娶納了香妃的那一段往事。前塵舊憶,往事不堪。無數的歲月,白楊綠草,紅花綠葉,伴過多少歌舞昇平,經歷過多少雲雨歡愉,親眤廝磨,如今枕邊人何處?最難忍受斯人化雲煙……。這是乾隆當時的心境寫照,也因為如此,他更相信儘管人鬼殊途依然有重逢的可能性是否也可以發生在他身上……?

 

  一日乾隆召喚了紀曉嵐:「曉嵐啊!朕自從愛妃走了以後,這段時間睡也不是,臥也不是,現在連我平日最愛喝的鐵羅漢也已經一段時間沒有沖泡,我很難過啊!不知道如何排遣?你識多見廣,是否可以給我講幾段故事,抒解抒解我的心境?」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