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來山上千尋塔,聞說雞鳴見日昇。

    不畏浮雲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  
    

  這首詩是王安石在他很年輕的時候所寫的一首詩,關於王安石,讀過歷史的人一定知道他的「變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並且他的功勳是足以垂範百世、光輝燦爛的一筆。更令人激賞的是在他功成之後,赤貧地自我引退於山居之中,這個舉動無論朝野都受其撼動,因為這必須要有絕對的亮風高節,才有辦法這般地瀟灑,正所謂無暇的操守,雪霜般的傲骨。王安石在政治壇上出道其實極早,從家到京城參加國試之後,一路就從沒更改過從政的路線,他的文采及高瞻遠矚一直是受宋代之後所有的學子們所效仿的對象,王安石從啟蒙開始初露峰芒時,歐陽修一路上都注意著這位後起之秀,而對他也有著極深度的好評和期望。但是,他的仕途生涯從一開始就不是那麼地順暢,王安石的鐵骨直言其實一開始就冒犯了多疑的宋仁宗。關於宋仁宗,我從小在看野台戲中的狸貓換太子和包公傳時,所得的印象是躲在垂簾聽政女人背後的小皇帝,由於得到了幾位明臣的輔佐,例如:范仲淹所推行的十大政策……等,雖然無法持續生效,但在那段掌政期間,最起碼也無任何戰事發生。所以歷史上對他的評價也不是太差,因為他是整個宋代歷史中,皇帝的位置坐得最久的一位,但我個人對於他在儒家思想上面精神的延續,我是尊重的。我們後代人有四書的由來,也是從這位宋朝皇帝給開始的先例。因此,整個大宋著名的臣子如司馬光曾鞏歐陽修文天祥……這般臣子的眼中,他其實是一位仁慈之君。但是剛出道的王安石為什麼起初並沒有給這位宋代皇帝太好的印象呢?那是因為王安石所寫的文章中,有二個字去碰觸到敏感宋仁宗的神經,於是原本應該是第一名,就便被排到了第四名。本來應該有更好的前途的,但後來也只是錄取獲得了一個公家機構的頭銜而已,也可謂是出師不順。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