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茶堂》故事連載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許多年前因為受不起遠在日本的一位女學生的央請,去了一趟東京,目的是為了要幫當地著名的某財團勘查風水,由於對方極度熱忱地再三邀請,我為了給這位女學生有個戴頭識臉的落處,於是就去了一趟新宿。這個集團是年收入約一百億日幣的著名財團,和我這一位女學生有些業務往來的關係,所以也算熟稔,幾次聊天之中因這位學生的描述,他極有興趣和好奇地想要認識我,剛好他的辦公大樓要整修,一些高層主管辦公室要調換,所以就透過她來邀請我到他的總部。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7618-1.JPG

 

民國七十二年左右,有一群從南部上來的投資客,這其中還包含了高雄原本就在投資房地產的第二代,當時因為我發心要幫一些寺廟籌建,所以也就認識一些建設公司的負責人,漸漸地他們也來我的宅處學習易經和傳統文化。這些人有兩位後來也成為台灣地區各領風騷建築界的風雲人物,由於他們天性的熱忱和也懂得行使善事,對自己的運氣是會有幫助的概念,他們的確也因為我建議他們買地蓋大樓和銷售,從賺取的利潤上提出了部分,也在幫助幾座寺廟的重建和開山。我從小就因為興趣和因緣的關係,生性就喜歡了解玄學和易經、地理風水之類獨有偏好,所以從國中時期,這類書就生剝活吞了許多。雖然枉轡學步的看了許多前人的著作,如蔣大鴻的《地理辨正》、《水龍經》、《陽宅指南》、《地理辨正補義》,也看了沈竹礽的《沈氏玄空學》、《沈氏地理辨正抉要》,後來我學習道家之術之後,又得道家師父給了我幾部他從大陸到台,行囊中從未離身的楊筠松大師的真版《撼龍經》、《疑龍經》和其他三本著作。師父當時跟我講經本上面有些行次和術語其實是被後人所改錄過,例如第幾頁第幾行,如果是按照書上這麼寫的話,會是如何如何,師父都有很清楚地幫我說明,並且在他的書籍上也已經都有硃砂紅筆訂正過密密麻麻的筆跡。那段時間也因為家學之故,從我的舅父之處了解到更深層的羅經口訣,道家師父多次為我講授章仲山的玄空秘旨和陽宅鑑別的一些竅訣……。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約是在民國七十二年左右,因為一位蒙古籍的學生介紹我和從蒙古受邀來為台灣祈福的一位老佛爺見面。這位蒙古籍的佛爺曾經閉關二十九年,在蒙古是很受尊敬的一位出家僧侶,據說神通廣大。由於我身分的關係,這位佛爺對我特別地客氣,第一次見面他就問我:「你小的時候是不是常常看到很多很多的出家人,穿著深玫瑰紅色的僧袍,坐在廣闊的草原上?很多人吹著嗩吶,敲打著鑼鈸,你記不記得你是坐在一個很高的法座上,下面坐滿了人,你自己頭頂上所帶的帽子還記得嗎?……」我心裡就開始有些納悶,這些年少時的記憶和同樣的夢境我從來沒有對他人提起過,眼前的這位法師怎麼會知道呢?當時也許還年輕,不疑有他,也沒有太多的興趣追問下去。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       
 
  這首詩是李白和老友孟浩然在孟要離別之前,約好了在黄鶴樓見面時兩人走到亭樓正前方,望著滾滾滔滔、遼濶無際的江海,兩個人在心中都充滿了無限的感慨與惆悵。因為人生苦短,知己難逢,如今屆期將別,兩人都極為不捨。這是個煙花似錦的三月天,李白這天約了一直視為至交的孟浩然,在他即將買船東去的前夕,心中的種種想法和愁緒,透過一望無際的長江和如詩如畫的場景及雄偉的黃鶴樓,藉由詩詞所發抒出來和摯友即將要分別的情緒,在這之後李白送別了孟浩然而寫下了這首優美的詩詞。我第一次見到有人可以用揚琴一邊敲打琴弦,一邊吟唱,身軀、頭手配合著擺動,操引著寧波口音,高吭而唱融入情境的那般情景,恍如神境合一一般令人感動不已。尤其當唱到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這句的時候,只見岑道人愁眉蹙額,兩眼娑婆地望著前方,恍如他也置身於當時的長江一畔。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詩經》中的這首〈子衿〉本來所描述的是男女之間因為彼此無法相會,而令另一方心如火焚一般地焦灼,以及心中的掙扎和期盼,甚至於最後也有了埋怨,而產生了藏怒宿怨以及無盡的纏綿幽怨。我常常會對一些朋友聊到,男女之間的情感和一個人的成熟度是有關係的,你要和一個人談戀愛之前,要先理性地去評估彼此之間的主客觀背景和條件,特別是在文化的特質、差異不能太懸殊,也要了解到對方的成長環境中有無不健康的感情案例,因為這些都會影響到彼此交往中各方面的心理因素,例如單親或親屬之中有人離異,或被傷害、劈腿、小三……,這些都會導致對情感上面的不確定感和缺乏安全感,如果後天又沒有適當的人做疏導,那往往會釀成人生情感生活上面的悲情……。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7618-1.JPG
  

關於大熊是如何透過他人介紹和我結識為師生的一段因緣,有時候想起來也蠻戲劇性的。我開設茶藝中心早在八○年代,那時候的忠孝東路沒有現在這般地繁華,可是從整個風水走向來看,我跟幾個朋友講要往東區去發展,那時候的忠孝東路四段房價一坪才約十幾萬台幣,那時候聽我話的人現在都已經不知翻了多少倍。但是因為我看準了從民國七十三年開始走七赤運,東區得運二十年以上的運可走。我當時的茶館就設立在三普飯店附近,大約有八十坪,說起和這個茶館也有一段小故事。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方有一句很有名的格言:「不照著劇本去演就是最好的人生」我何其有幸,在前面的歲月當中因為工作和環境的關係,認識了許許多多有智慧的長者和身處逆流波濤中卻還勇於溯溪而上的勇者,也曾和名不見經傳,可是卻也默默地影響身邊的人,他們有的有軌跡地留下腳印在自己的人生長廊中,有的在自己生命的海域中激盪出漂亮的水花,無論是誰來到這個世界上,或多或少都有屬於自己的氣息。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7618-1.JPG


  早期憑著自己對茶葉的一股狂熱,跑遍了台灣中南部,只要是有產茶的茶區,我都會去深入了解和拜訪茶農,也因此對台灣茶有一種濃烈的鄉土情感存在,從鹿谷的鳳凰茶區、阿里山茶區、坪林的包種茶產地以及海拔算極高的梨山茶區,花蓮的舞鶴產區……,再回到北部的木柵鐵觀音的故鄉。茶這項學問蘊藏著古往今來所有老祖先對於茶葉這門行道所付出的朝耕暮耘、夙興夜寐,即便到了現在有現代化的機器輔佐,中間的辛苦流程也在所難免,從把茶樹上面剛長出來的新芽曝置在戶外,由於陽光吸收部分水質的緣故,葉面自然形成波浪狀,之後將這些凋萎的茶青移置到室內,然後有時用雙手攪拌和讓茶葉稍事休息,不斷地交替,這個過程是為了要讓茶葉的臭青味去除,並且促成它的發酵。在這段過程中,很重要的就是要讓茶青和空氣透過時間的作用,生起氧化之後的發酵期。到了發酵成熟後,接著就是要把茶葉進入機器,使用高溫,不讓茶青繼續發酵,殺青之後再把它放到現代化的揉捻機器中進行揉捻的過程,這比較不需要用到功夫。和過去的茶人老師傅手工揉捻,無法同日而語。茶葉的流程到達揉捻之後,最後的完成手續是進一步要把茶葉裡面剩餘的水分給去除掉,到這裡算是告一段落,之後的烘培一般現在都是屬於茶商的工作,焙火的輕度和重度取決於茶商。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下著雨的午後,這天的天氣也頗奇特的,我剛從坪林茶區下來,那邊還豔陽高照,一進入台北市區,先是一場傾盆大雨,接著就陰雨霏霏地佔據整個下午,許多人都會受到天氣的影響,例如陽光普照時象徵著希望、進取、勇往直前,像這種陰霾的天氣,許多人會把自己的心收縮蟄藏起來。你看這短短的距離,從郊區到鬧區,由欉巒起伏少平地的茶園到鬧區霧雨多陰天的東區,從交流道往下俯瞰,已經接近黃昏時,有幾戶人家漠漠地點上了華燈,那情景有些尷尬,也彷彿在描寫著大多數人的心情。偶爾搖下車窗,敏感地嗅到一股由塵囂中飄入的惆悵。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記得是三月八號凌晨的四點多,我接到了慧珠從法國的彼端打的電話給我:「老師,我已經訂了機票必須儘快回到台灣,因為家中有緊急的事情要處理,請求能不能見您一面?去年我出國時去看您,您卜了一卦,曾經提醒過我要注意家中的晚輩會有不測之事,現在事情真的都發生了,我很難過很徬徨,也沒有人可以商量,希望和您約個時間,給我一個方向。」我一向都是晚睡習慣,那一天也不知怎麼為了要補幾幅油畫上面的留白,所以磨磨蹭蹭地搞到了比較晚,我喜歡獨處又寧靜的夜晚,從居住的頂樓抬頭仰望,皎潔瑰藍色的星空,孤獨的月輪灑落在我的書桌上面,這個情景經常使我覺得安定、熟悉,無數個日子它伴隨我心靈和智慧的成長,有時在深秋夜空的霜氣凝聚下,書桌前的落地窗變成霧濛濛的白色世界,有時亦有所發,便用手指把玻璃當作畫布,在上面胡畫一通,隨著魚肚般的東方泛白,水蒸氣把整個畫面扭曲模糊,提醒我新的一天到來,有時也會想起張若虛詩中裡面某幾句應景的詞,「鴻雁長飛光不度,魚龍潛躍水成文。昨夜閑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初創立茶堂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希望能夠在這個大安區寸土寸金近八十坪的場地上,也能夠和一些生活遭遇到困惑的朋友們,邊烹煮茶湯,邊笑話人生。雖不敢效法古代茶道達人那般升爐煮雪,仙氣似鶴的浪漫飄逸,但有時用採買回來的龍眼木炭在鐵壺上看著火紅的火光,在深夜裡伴隨著一陣一陣的白煙氤氳飄迴,那股人間靈氣也著實令人極難漠視這神來之筆般的茶韻,難怪詩人們可以在春風拂吻中,藉由品茗詠詩,也可以在夕陽餘暉的庭園裡對茶當歌,有時掌燈團坐,各鬥新茶。我其實從三十年前,就極想效法古人對於茶那般的癡情。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版1.png

   

 二月的時候,上海的老友來訪,老是我在十多年前前往上海的時候,由台商學生介紹。這幾位台商過去在台北的時候,都跟我學習過形意、太極和八卦,他們到了內地之後還是繼續在打拳,因為這樣子的因緣而認識了這位老師。這人初次乍見就是一副練家子的模樣,握手時那股勁道以及手感上的老繭累累,和他外型上的文人氣息有點搭不起來,但可以理解他是忠於拳術的,而且應該一路上都未消停過。在我停留上海的幾天當中,有一天老作東,邀請我至愚園路的湖心亭茶藝館飲茶。這座茶館已經有兩百多年的歷史,館內的陳設很鮮明地清代建築特色,跳脫在眼前,猶如置身在國畫中的水榭樓台,茶館內的雕欄玉砌及周邊朱紅色的推窗,清代保留下來的窗花,那種感覺除了氣派之外,就是有種貴族的氣息在這裡面。那次所坐的位置是緊鄰著明淨的窗戶,由右手邊往下挑看,湖面上的水波粼粼,花紅柳綠的景象令人心曠神怡,心境隨之安然。茶館外的九曲橋也是匠心獨運,在每一塊石板上都有雕刻著不同屬性的花……。其實我甫一坐定,便對身旁的上海藝院的一位舊識說道:「我來到這裡,立馬就聯想到那首王昌齡的『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這和旁邊池塘上盛開的荷花幾乎可以互相輝映,只不過少了摘採蓮花,荳蔻年華般的少女,挺有意思的!」他在一旁含頜微笑,點頭表示心有同感。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早的時候,茶堂一開幕,我本來把收藏的兩把古琴也展示在飲茶區,供來訪者欣賞。但因為同好太多,經常有人借琴把玩,把玩撫弄,很快弦音就不準了,經常要調音,所以最後就把這兩把古琴給取回家中。這兩把琴中,其中一把是師父處獲得,當時離他往生前大約還有三四個月,他說這把琴是他從內地數十年一路跟隨著他,沒有一天離開過他。這把琴的琴身原本的漆應該是暗黑色的,但是由於歲月的累積,琴身的上下兩側全部都已經呈現龜裂狀,所以記得當時師父所講,這把琴的形制是屬於仲尼式,全身呈現上頭比較寬,下頭比較窄的形狀。最難得的是它的底盤極為平整,彈奏時的共鳴和其他的琴音極為不同,非常地清越、悠遠,這種琴和伏羲式的琴稍有不同,仲尼式的琴看起來極為簡樸,因為它的腰部和琴頭凹陷的條紋是它的特色。據師父說,因為受中國儒家思想的影響極深,看到了這把琴,就令他很難任意地放縱自己。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年的農曆年前我接到了一通電話,是一位老將軍的乾女兒打給我的電話,手機的那頭說:「將軍他從法國巴黎看完他的女兒、女婿才回到台北,有收到我給他的一封茶居開幕的邀請函。他說已經許久沒看到我,極想念,順便他有一幅自己畫的小品想要作為祝賀的禮物。」就這樣我們約好了晚上在我的茶堂裡見面。這位老將軍年紀已近九十,但是身骨還很硬朗,從前是桂系底下極重要的一名將領,退休後閒閒地各處旅遊玩鳥、賞花、作寓公,再加上出自書香門第,因此,筆上工夫也算了得,退休後也時有畫作參展,我是在他七十三歲那年認識的,當年我二十幾歲,是在一次文人的聚會中認識將軍,這一次的聚會是由台灣很著名的雜誌創辦人所辦,坐中都是名重一時的詩人和作家,如已故的周夢蝶和《橘子紅了》的作者琦君……及許多的文藝圈的前輩,當時我算最年輕,所以經常受眷於這些前輩們款曲周至般地呵護,說來也奇怪,將軍從這次聚會後,就經常主動會打電話約我一起餐敘,從他那裡聽聞到了許許多多近代人物趣聞和瑣事也挺有趣。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初會把茶堂開設在大安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是台北首善人文薈萃之地,附近都是重要的學府,台大、師大、科技大學、教育大學……,都在咫尺不遠之處,他的左後方便是由早期國際學舍拆除之後的大安森林公園,往前直走不消十分鐘的路程便是sogo商圈。我的工作室和居住住所在這個區域也生活了近二十年,所以對這一片地區有一份鄉土難離情感,再加上平日裡不受拘束,閒散慣了,為了避免有遼東鶴之嘆,似乎在一切的天時地利人和的湊集之下,很快地就在2009年一月份開始接受預約,和各方人士結下了天假其便的好因緣。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應該是在九年前的早晨時分,記得那個時候應該是秋天吧!為什麼會這麼印象深刻?我所居住的頂樓,每當在微曦初露的時候,它那陣陣的花香自然就會沁鼻地讓我聞嗅到那特殊的香氣,襲人之處並不是只有鼻子而已,那香氣自然會讓你渾身覺醒過來,雖然我的書齋是在樓下,但也抵擋不了它的花氣,它提醒我又是一個新的一天,應該要起來做冥想,思維怎麼樣去經營嶄新的一天,桂花它的功德真大!甫從舊宅遷入此處的時候,這桂花一直伴隨著我,始終忠貞不二地透露出它那轉換大地以及自然界混濁之氣。我家那株桂花的樹幹著實如嬰兒的大腿般瑰壯,隨著日月、陽光、風雨的浸潤,它的高度已經超過了兩公尺多。李白也曾經為他家後院的一片桂花樹題詠過他對它們的感情,他每每在秋天的早晨及夕陽西沉的傍晚,信步低迴吟哦在桂花叢裡,「世人種桃李,多在金張門。攀折爭捷徑,及此春風暄。一朝天霜下,榮耀難久存。安知南山桂,綠葉垂芳根。清陰亦可托,何惜樹君園」,我雖然沒有他嶙峋的傲骨,但是憶古撫今,有時見到桂花,對於人世間總總的虛幻和無常,雖然身處在這片滾滾的洪流裡,每天有聖賢之書伴讀,但在秋天無數的夜晚,徐徐的清風帶給身骨多少的爽氣,在皎潔的月圓之下,感受到那金風颯颯所帶動的整個頂樓天坪,其餘的蘭花也跟著肆意飄動它的香氣,多少的日子當中,我雖沒有古人那般的消極和失意,可是因為隨著每天要和無數的人攀談和諮商,難免他人的遭遇也會變成我覺知的另一個課題。
 
 

文章標籤

王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